關於部落格
執著我們的路 青春永不落幕
  • 1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交錯的日夜 第三章

                 11   下午的課,我跟老師們“借”了點時間,在第三堂上課看完貓空。   晚餐吃飯時間,我並沒有去買晚餐來吃,直接上頂樓,但時間慢慢走,她卻依然沒有上來。   就在時間只剩幾分鐘,聽到門開的聲音,我很快轉看向門,但不是她。   當然我不會那麼「雖小」遇到教官,而是昨天回頭看我的長髮夜校女生。   聽到開門瞬間原本是很高興,但看見她瞬間冷卻。   「很失望不是她而是我嗎?」   「啊?沒...」   「你好,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了。」   「妳...妳好啊,啊?第三次?」我印象中只有昨天與今天兩次。   「第一次是你在二樓時啊。」   「喔~原來啊!那請問妳有什麼事嗎?」   「沒啊,聽宜涓說還不錯,所以上來看看,不能嗎?」   「可..可以啊。」真的是這樣嗎?   「你喜歡黃宜涓是吧?」她一坐在我旁邊就問。   「啊?妳這樣問也太直接了吧。」   「那就是嘍。」   她直盯著我看,剛沒仔細看她,這麼一看感覺她眼睛還滿大的。   「也不是這麼說啦,這個~那個~,就是...」   「就是怎樣啦?」她有點不耐煩的問。   「是!我喜歡她。」   「那幹麻不跟告白?」   「她有喜歡的人,而且告白需要...」   「需要什麼?」   「勇氣。」   「我還以為需要什麼呢。」她用不以為的口氣說著。   「等妳遇到時候就會知道了!」   她也沒有在回答我,只是靜靜的看著夕陽。   長髮的她,滿好看的,但跟黃宜涓感覺不同,黃宜涓是可愛,她則是漂亮那種,大眼睛與長髮,有著鵝臉蛋,最典型的美。   回教室後,我只知道她叫王萱娜,因為之後她除了介紹名字,一切都很靜。   之後反反覆覆等了很多天,都只有王萱娜偶爾會上來,不過都是很靜。   「嗐~都快畢業了還遺失學生證。」我一個人坐在頂樓,看著今天下午才拿到補辦的學生證自言自語。   今天是晚輔最後一天,我也很久沒看到黃宜涓了,心情真是沉到谷底,而且還是埋在一塊大石頭下,遭透了。   「在一個人自言自語什麼?」   我聽到聲音從旁門那傳來而愣住,今天不是王萱娜,當然也不是教官,我相信我絕對不會有「雖小」的那天。   「黃宜涓。」我愣住的看著她。   「不好意思喔!這麼多天沒來。」   「沒關係沒關係!」   「因為上次你說今天是最後一天有晚輔,所以就過來看看。」她那傻笑容還是一樣可愛。   「原來...妳還記得啊。」該高興嗎?我搞不清楚了。   「這是什麼啊?」她指著我手上的學生證。   「補辦的學生證。」   「喔!借我看看。」   一切又回到往日跟她在屋頂歡樂的聊天,好想一切就這麼停住,因為不知道下次哪時才能再跟她一起看夕陽。   「妳...告白的如何?」   「嘿嘿~很多天沒來難道還有其他答案。」她那可愛的小孩尖笑面容說著。   「喔~原來是失敗所以躲在家裡哭。」   「討厭啦~當然是成功。」   「嗯。」   我無法在接話,聽到她說感覺很沉重,好像一顆石頭壓在我心中,光說出嗯一都要花很大的力氣。   這次我只送到三樓就從另外一邊回教室,因為怕別人誤會而造成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最後一天的晚輔,大家都很快樂,因為以後可以早點回家或出去玩,我則是半憂半喜。   老師與同學們歡笑聲不斷,而我耳邊卻一直聽到久保田利伸的Love Reborn (KC "What Cha Gonna Do?" Remix)......   <懷念晚輔歡樂,懷念夕陽美麗,懷念我所喜歡的妳。>                 12   晚輔上完,緊接著是四技考試,成績公佈後是繁雜的申請手續,再來停課,畢業考,畢業典禮......。   今天是我們穿制服做後一天,我們即將畢業,看著學校所一一安排的行程,大家還是一樣很高興聊天,或許將有很長時間不用再上課,因此大家沒有什麼悲傷的感覺。   最後唱完校歌,走入由學弟妹們所排成的歡送路,走出校門口,走前在看一眼學校,心中有無限的感觸。   因為晚上有謝師宴,所以大家都要先回家換衣服。   「阿哲。」   在校門口正準備跟男生們一起走時,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   「王萱娜?」   「恭禧你畢業啦。」   「妳怎麼會在這?」她的出現令我滿訝異的。   「知道日間部畢業,所以來看看啊,有美女還參加你畢業典禮不好嘛?」她手指頭指著我說。   「哈!當然好啊。」   「你等下有空嗎?」   「啊?我等下有空嗎?要幹嘛?」   「有美女陪你吃中餐不好嗎?」   「哈!當然很樂意。」   「那我們去吃午餐吧。」   「疑?我都不知道妳是美女?」當然不能直接被她牽著鼻子走,一定要反將她一軍。   「白目阿哲...」   「哈哈哈...妳等我一下。」   就因為萱娜的突然出現,我跟男生們說另外要出去,沒有要一起走。   與這「美女」到學校附近的怡客咖啡廳吃中餐,只點了咖啡與蛋糕,因為晚上謝師宴胃要留點位子吃好料。   「你怎麼只吃這麼點啊?」她喝口咖啡問我。   「晚上有謝師宴當然不能吃太多啊。」   她說自己是美女倒不誇張,因為她真的滿正的,而這麼正的女生跟我吃午餐,還滿爽的,只是...   「妳都不愛講話嗎?雖然一開口就都很勁暴。」我邊把蛋糕切小塊邊問著。   「我哪裡不愛講話?我哪有一說話就很勁暴?只是看你都沒心情說話,就已只能靜靜的啊。」   「我哪裡沒心情啊?」說完立刻插一小塊蛋糕吃下去。   「明明就有,難道你沒為黃宜涓而心情不好?」   「我的天啊~妳還說沒開口就很勁暴。」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是~美女!妳說的都是。」   「承認我是美女啦?」她突然靠近我。   「妳...本來就滿正的啊。」   「那有沒有被我的美打動啊?」   我小愣住一下。   「沒有耶。」   「白目阿哲。」   「我又怎麼白目了?」   「沒~就只是覺得。」   她沒再講話,只是一眛的用吸管轉動她杯裡的柳橙汁。   我則是靜靜將我點的蛋糕吃完。   吃完我們倆來到我等公車的地方。   「呃~我要回家了。」走到站牌前停下來跟她說。   「我知道。」   「那妳怎麼好像還沒有要走的感覺,難道妳到跟我回家?」   「難道有美女跟你回家你不樂意?」   啊?聽到突然當機,因為超出我能解讀範圍,美女跟我回家?   「哈哈哈...看你的傻樣,你當真啊!只是陪你等公車啦。」   聽到這句,腦袋總算重新開機,恢復正常。   「我真想不透妳欸,我跟妳其實也很少交談,也不清楚對方,妳怎麼好像想要跟我做朋友。」   「想的美,誰想跟你做朋友,只是聽黃宜涓口中的你,似乎是很有趣的人,所以滿好奇的。」   有趣?我.很.有.趣?   「我哪有趣啦?」   「我又還不知道你哪有趣,因為你的老是心不在焉。」   「那還繼續這樣。」   「所以你不要心不在焉,我們可以正常聊天吧。」   「是可以,但每次跟妳聊天心臟都很難承受。」   「頂多我不提你喜歡黃宜涓的事可以吧。」   「我的天啊,又來了。」   聊下去,宣娜其實滿健談的,收放很自如,我講她會專心聽,靜下幾秒她會立刻找話題,幾乎完全沒有冷掉的情況。   「公車來了。」看見公車緩緩的開過來。   「嗯,掰掰。」她依然要離開的跡象。   「掰掰。」   上了公車,只見她微笑的看著我,直到公車開遠看不見她。   一人坐公車,只有一肚子的疑問,宣娜到底是要幹嘛?宜涓最近又過的如何?   想到晚上的謝師宴要吃好料的,只好先把一肚子疑問通通消除掉,免的佔去一推空間。   <美女陪你吃飯不好嗎?好!美女陪你回家好嗎?...妳是美女,但不是我喜歡的美女。>                 13   謝師宴差不多一個段落,許多同學零散的已經走了,我則跟男生朋友們哈啦慢慢走出餐廳。   接近夏季的夜晚不冷,任意微風吹過身上每一處,好像是要吹掉高中那股氣息。   「怎樣了?那麼安靜」看我不講話的阿銓問著。   「沒有,只是高中生活終於結束了。」   「是啊!停課到現在還滿懷念的。」瑋旭邊講邊點上他的煙。   「我已經找好打工,今天只是請假,你們呢?接下來要怎麼做?」鈞皓街話。   「應該去打工吧。」瑋旭說完再吸口煙。   「嗯。」我附和著瑋旭的回答。   「以後每過段時間有空就出來聚聚吧。」小偉說著。   「那就現在去找一家可以坐下來玩牌聊喝東西的地方,以後那也可以當我們久久一次聚會的地方。」   瑋旭提出這建議,一群男生在士林慢逛找以後聚會的地方。   「這家不錯。」鈞皓指著一家很有氣氛的咖啡店。   「靠!他沒吸煙區。」阿銓回答著。   「這家呢?」走一小段路,小偉到一家咖啡廳前面。   「太貴了~」我們看完外面擺的目錄,一起答覆他。   最後走到士林捷運站附近一家咖啡廳「三點一刻」,價格比起一般店便宜,對他們而言更重要的是...二樓是吸煙區。   我們五人坐在二樓窗台的位子,各自點飲料與一些吃的,看著路過的正妹。   「靠~低胸的。」小偉目不轉睛的看著路道上走過的低胸辣妹。   「哪個哪個?哇靠~看到了,真他媽的大欸。」阿銓也湊過去看。   「幹!你們在幹什麼?你們在幹什麼?幾個色胚!哪裡我看看。」瑋旭也跟著參一腳頭探看去看。   「欸?阿哲!你認識他們嗎?」鈞皓看著我說著。   「不認識欸!請問這幾位先生怎麼會坐這?」我當下立刻反應。   「你他媽的我是不能坐這是吧?」瑋旭的反應能力更是佳。   「不好意思~請坐請坐。」鈞皓順應附和著。   「靠北!別玩了啦,快點東西。」我看再玩下去都要打烊了。   「我吃不下了,剛吃不少東西。」小偉意興闌珊看著菜單。   「是不會點喝就好啦。」阿銓邊點煙邊講著。   原本吵雜的我們,再各自點完飲料,突然很安靜,只有捷運與路人聲音充斥我們之間。   「幹,是怎樣啦?幹麻突然這麼安靜?」經過一兩分鐘瑋旭終於開口了。   「我們幾年後還會一起坐在這聊天嗎?」小偉說著。   「想那麼多幹麻?會的啦。」阿全彈著煙灰說著。   「一定會的啦。」鈞皓笑著說。   一定會的...眼前視窗外流動的景象,我人坐在回家途中的公車。   剛剛五人大約聊了一小時多才散會,之後就各自回家,看著每天從學校回家的路程,想起小偉說的「我們幾年後還會一起坐在這聊天嗎?」。   幾年後,對我們來講很遠,無法預測會如何?雖然我很想去相信,去肯定,但畢竟現實終究還是現實,將來各忙各的,上學校、出社會,又會在遇到更多人、交到更多朋友,忙於當下,可能會想,但未必如願,所以這答案,我不知道。   尤利爾:我難道就會有答案?   回家後上網路看尤利爾上線,便問了這問題。   阿哲:只是想說你會有何看法?   尤利爾:別想太多   尤利爾:對我們而言~只能繼續向前走   尤利爾:將來的事~就交給緣分吧   阿哲:你相信緣分啊?   尤利爾:相信吧   阿哲:還吧勒   尤利爾:多少相信啦,當然有些也是要我們自己去創造   阿哲:嗯   尤利爾:如果是我和我朋友~我就非常肯定將來比現在好   阿哲:嗯   我也相信...相信。   對我來說,三年不算長,但卻很有意義,這些朋友們更有意義。   <畢業,只是脫下制服,而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                 14   悠哉在家過了幾天,電視看到快被我燒掉的感覺,電腦也隨時保持開機狀態,只有我睡覺時才關機。   打工?的確有說過要找,但還是搞不清楚要做什麼,只是網路上狀態打著「誰有好的打工」。   只是除了一推跟我哈拉的朋友以外,根本沒有,直到阿銓某天下午打來。   「阿哲,想要好的打工嗎?」電話筒那邊的他聽起來笑的有點邪惡。   「有嗎?」   「有啊!時薪一百,工作簡單又可以看妹。」   「這麼好康喔,那我考慮看看。」   「考慮什麼,就跟我一起啦。」   「好吧!聽起來好像不錯。」   「當然~好東西當然與好朋友分賞。」   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好你阿嬤啦。   「你好!參考看看。」人站在西門町,手不停的發海報DM。   工作是簡單沒錯,有妹看是沒錯,但重點是在六月炎熱的夏季。   「發海報...的確簡單,西門町...的確有妹看。」站了兩個小時,被太陽有點曬昏頭的我不段重複碎碎念。   「來~正妹!給你一張參考看看喔。你在歇斯底里什麼啊?」他發給辣妹一張海報便轉過頭來對我說。   「沒有,那邊有正妹。」   「啊?你好!參考看看喔。」   就這樣我的打工生涯開始,每天下午一點上班,做到晚上八點,遇上天氣不好就在捷運站口發,天氣好就在西門町範圍逛大街,邊走邊發,兩人還會不時聊天解解悶,這樣做不知不覺已經三週左右了,也正式進入七月暑假。   「浪費這麼多紙,真的有效嗎?砍了不少樹欸,到時沒有綠地,沒辦法進行二氧化碳與氧氣循環,人類就死的很難看,全部缺氧。」我在晚餐時間邊吃邊發表環保感言。   「你管他那麼多,反正我們有錢領就好。」看來阿銓是一個很沒環保概念的人,真是可悲,所以決定繼續我的感言,來感化他。   「而且也容易造成溫室效應,所以應該是在缺氧前就先熱死,不對,是先地球失去平衡、冰山溶化、海水上升、生物滅絕...。」   「阿哲,你在講下去我先讓你滅絕。」他再度慣用筷子威脅我,我當然是識時務為俊傑的人,所以保留下次在發表。   結帳走出去時突然看到幾個熟悉的身影,宜涓與宣娜還有學弟,三人似乎很快樂的聊天。   「啊你怎樣?站這發呆幹嘛?」結完帳的阿銓走道我旁邊。   「沒有,只次看到正妹。」隨便虎濫一下。   「哪裡?」   「走掉了。」   「靠北喔,不會早點叫我。」   「下次一定。」   隨便敷衍阿銓後,兩人慢慢散步回領海報的地方,心裡總很不自在,像一顆沙子不斷在心裡飄撞著,癢癢的。   「你剛到底是看正妹還是看到鬼啊?整個人亂安靜的。」阿銓看著發呆的我。   我靜靜的看著他,但是腦中全是剛剛那三人的身影,不斷晃過。   「阿銓,我等會再回去發海報!」   「啊?什麼」   我丟下一句話,都不管阿銓來不及反應就往剛剛的的地方跑去。   穿梭走動的人群中,就是沒看到他們,不斷試著用雙眼收尋著,但就是沒有,奔跑的腳步因疲累放慢,最後停在一家便利商店前,很累,喘氣取代行動,最後無力的坐在階梯上。   「幹麻那麼喘啊?」   旁邊傳來一個細膩的聲音,轉頭定神一看,是宣娜。   「怎麼不回答?」   宣娜問著,我還是沒有回答,只是的看著她,只有她一個人?另外兩個呢?宜涓怎麼沒跟她在一起?他們兩個另外走了嗎?一連串的問題,串住了我的嘴,被縫住一般,沒法回應她。   宣娜沒再問,往身後的便利商店走去,看她走去的背影,門一關,思考回路中斷,轉回來看著來往的人群,朋友、情侶、同學,大家很愉悅的在逛這西門町,我在這幹麻?打工不是嗎?怎麼會丟下阿銓,跑掉打工,來找尋一個不屬於自己的身影。   「拿去喝吧。」宣娜的聲音又再出現,也出現了鋁箔包的冰鎮在我眼前。   「謝謝。」接過飲料,習慣性的打開。   「會講話啦!那剛剛為何不講話?」宣娜坐在我旁邊喝起了飲料。   「沒什麼?」我隨口一句,就沒在回答,只是喝著冰鎮,宣娜也很有默契的安靜。   「還以為時間會沖淡情感,還以為忙碌可以遺忘,但一切...都錯了。」心情恢復平靜,慢慢的吐出一字一句。   「你真的很喜歡她?」宣娜側頭看著我。   「從第一天就有點小波動,但我認為那只是欣賞,但久了,漸漸發覺我以前失去戀愛的感覺,在她身上,又慢慢找回來。」   「不要說那麼多感覺與理由,我只是問你,喜不喜歡她?」   我轉過頭看著宣娜,她眼神很堅定看著我。   「我喜歡她。」   <千萬理由,比不上一句,我喜歡妳。>                 15   結束這天打工,回到家想把滿身汗盡情的沖洗掉,經過客廳是坐沙發看電視的老爸,正在撥氣象報告,明天下午台北會下雨?如果真的下很麻煩,算了,再看明天天氣,反正有時氣象都撥的不準。   淋浴沖澡,水順蓮蓬頭絲絲流出,從頭到腳流過,將我今天回憶漸漸換化成霧...   說出我喜歡她,眼睛一直盯著萱娜,萱娜也沒移開,兩人的世界好像瞬間靜止,直到萱娜微笑開口。   「這樣不就得了,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她。」萱娜說完轉過頭,微笑跟著消失,再緩緩的說出:「剛剛其實他倆吵架不歡而散的走掉,後來我陪宜涓等車後就在回來晃,剛好看到妳在這。」   「吵架?」   「嗯!最近可會吵的呢。」   「因為翰晨好像有別的女人了。」   「啊?」別的女人?究竟怎麼回事?   「他給人感覺已經沒有以前跟宜涓那甜蜜了,而且手機常響起後就說有事走人。」   「說不定是因為真的有事啊!」我到底在幹嘛?竟然幫翰晨說話。   萱娜突然停頓沒說話只是看著我,過幾秒間突微笑的說:「你真是好人。」   「我哪是好人啊。」我趕緊逃避萱娜的視線,看著手中的冰鎮,喜歡宜涓的我與幫翰晨講話的我,思考中打架,非常混亂,連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幫他。   「阿哲,喜歡個人到底是什麼感覺?」   「會常常想起所喜歡的人,看到她喜歡的東西會想到她,去過地方會回憶起過去的事,會感覺很幸福,還有很多很多,每個人應該都不同,但至少我是這樣。」   「嗯‧‧‧」宣娜聽完若有所思,非常安靜的看著地上,嘴不時咬動吸管。   「啊!糟了。」突然想到還要趕快回去發海報。   「怎了?」宣娜好被我嚇到的表情。   「我還要趕快回去發海報,我還在打工。」   「原來你是來這打工的。」   「要不妳以為我來這做什麼的?」   「逛街。」宣娜很簡單俐落的回答我,讓我差點無力。   「妳想我會是那種一個人來這逛街嗎?」   「會啊!你都會一個人看夕陽了,何況是一個人隨人潮漂流逛街。」   隨人潮漂流,講的我好像很悲哀的感覺,但暫且不論我會不會一人逛街,我必須趕快回去阿銓那。   「我才不會勒!不跟妳說了,妳的飲料謝啦,以後有機會再回請妳。」我邊起身邊說,並且很快往打工方向走去。   「阿哲!」走幾步宣娜突然從後面叫我。   「怎樣?」   「你幾點下班?」   「八點半。」   「那我八點半在這等妳!」   「啊?在這等我幹嘛?」   「反正我會在這等你,你趕快去上班。」   「喔!」   回到發海報處看見阿全正一臉色相的發海報給幾穿很清涼的女生,他順著女生移動方向也剛好看到我。   「靠,你是給我跑到哪去啦!」   「沒,只是突然想到有事情要辦。」   「大哥,下次要辦事情先講清楚,剛害我很難跟公司解釋,而且一去就這麼久。」阿銓邊說邊把一疊海報拿給我。   「會啦會啦,阿你怎麼跟他們解釋?」我接過海報立刻就發一張給經過的正妹。   「說你吃壞肚子拉肚子去,所以先幫你拿你那份。」   「謝啦,對了!今天下班後我有事,所以不坐你車啦。」   「這樣剛好,總算今晚減輕我那可愛的小50負擔。」   「什麼負擔,載我可是你的榮幸。」   「容你媽啦,對了!瑋旭剛有打電話來,說明天晚上聚一聚,吃個飯。」   「恩。」   打完工很快跟阿銓告別,來到剛剛的便利商店,看見宣娜在那等著。   「怎樣?什麼事嗎?」   「沒啊,只是想找人陪我逛逛,反正你剛說你不可能一人逛,陪我逛不就兩個人了。」   「是沒錯啦。」   「沒錯那就走啦。」   就這樣很突然陪她逛,扭蛋店、飾品、衣服等等,看見她喜歡就跑進去,偶爾還會有卡通玩具店,什麼多啦A夢、史努比、娃娃一推。   兩人還逛到唱片行,最近好像當工作與泡網咖,所以很久沒注意到有什麼唱片。   看見南拳媽媽,讓我想到前陣子MV打很大的歌「香草把噗」,那首歌第一次聽時滿有感覺,因為那時是畢業左右。   因此很自然的三、四個小時的工錢瞬間變成我手上的唱片。   「嘻嘻‧‧‧今晚滿了不少好東西。」   「開心就好。」   「你看起來不開心啊。」   「哪有?妳看我不是笑的很開。」我嘴巴微開,兩邊嘴角硬是往上揚。   「好假~算了,那今天就先這樣啦,下次有機會再一起出來。」   「呃~」   「有美女陪你出來逛街不好啊?」   「好好好~非常好。」   「好啦,我的公車來了,回去早點休息。」   看著她做的公車遠去,我很清楚剛剛我對話很像機器人,因為心都懸在那一對吵架情侶上,我想宣娜也很清楚吧,說是陪她逛街,倒不如說是她陪我散心比較妥當。   <喜歡人是什麼感覺‧‧‧‧‧‧就是一種感覺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