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執著我們的路 青春永不落幕
  • 1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男&女 第一章 之一

                1(男生)   光,又是這個光,在放鬆後睡起來微弱的台燈光,總是第一眼看見,我也已經習慣了。   當醒來時是昏黃的光,旁邊也總是有女的躺在旁邊,一絲不掛的裹著棉被,抱著也是裸體的我睡著。   我以極慢的動作,小心翼翼的脫離裸女的懷抱,掀開棉被,靜靜穿上四角褲,慢慢的走到電腦前,開啟電腦,把電腦喇叭調到我能聽到的最小聲量,打開音樂軟體,直接點選裡面「五佰」專輯裡的「一生最愛的人」,然後隨意遊覽網路新聞。   五佰大約唱了了四、五首歌,突然後面有個聲音:「你真是聽不膩啊。」   是那她醒了,依然躺著,只是轉向我,看著我。   「好聽啊。」我轉身微笑答應。   「如果‧‧‧要以一首歌思念我,你會聽什麼歌?」她姿勢一樣沒變的說著。   我思考‧‧‧   她,裸身床上的她,不是我女朋友,我們之間關係只能說性伴侶,另一個較粗俗的說法,叫做砲友。   在大一下時候認識,我住宿,她外宿,我視覺傳達系,她商品設計系,為什麼會認識呢?是因為在下學期時他來修我們系上的插畫課,其他座位都坐滿了,我旁邊坐位剛好是空的。   「請問‧‧‧這有人坐嗎?」   我對她第一眼印象是,一個時尚打扮的女生,但又不會過度豔麗,穿著牛仔短裙,上衣搭一件黑色底又帶有點設計感圖案的合身T恤,襯出的那姣好的身材,簡單幾個首飾,有著淡淡的妝,是非常正的一位女生。   「沒。」我一貫的微笑回答。   她默默的坐下來,我繼續做自己的事,而她將包包的書來出,是「春上村樹」的著作「黑夜之後」,這倒是勾起我的好奇,因為自己也喜歡看「春上村樹」的作品,所以視線停留了幾秒。   「你也喜歡看春上村樹?」她似乎注到我在注意著書。   「是啊。」   這書開啟我們倆的話題,也開始之後的不同生活,我們兩人很聊得來,觀念也很相近,尤其對性這方面,只要不是犯法或傷害到另外一半,對於社會某些道德觀來說是不在意的,她沒男朋友,我沒女朋友,因此兩人一個月後,兩人發生性關係,並不是一夜情,而是長期性伴侶,雙方約好,這種關係直到其中一人有了另外一半,就結束。   她的名字很大眾,也很氣質,叫雅娟,黃雅娟,我跟前女友的故事雅娟全知道,也很清楚「五佰」這專輯的意義。   思考五秒左右‧‧‧,我回答:「妳知道X JAPAN這日本團體嗎?」   「好像有聽過。」雅娟略側著頭。   「他們有首歌叫『Endless Rain』聽過嗎?」   「不清楚‧‧‧。」   我拿起放在桌的MP3,接上電腦後,開啟裡面的音樂『Endless Rain』,我沒說話,雅娟也沒說話,我們兩只是靜靜聽著,一直到整首歌6分37秒完。   「這就是思念我的歌啊‧‧‧第一次聽到,雖然聽不懂歌詞,但聽起來很些悲傷的感覺。」雅娟棉被抓緊些,皺皺眉頭。   「是啊,很悲傷。」說完我開啟X JAPAN的『Endless Rain』繼續重播。   我也不太清楚歌詞真正意思,但有找過他們的歌詞翻譯,雖然不知道正不正確,但印象讓我很深刻,尤其當中一段。   你只是一個幻影   當我醒來 我的淚在睡夢中已乾   我是開放在沙漠中的玫瑰   這是一場夢 我與你墜入愛河   在半夢半醒之間 緊緊擁抱著你             X JAPAN 『Endless Rain』   真的,很悲傷‧‧‧   <妳只是一個幻影,一旦夢醒,就結束了>                 2(女生)   不停的動著手中的畫筆,很想趕快結束掉眼前的作業,是想脫離這作業的苦海呢?還是只是單純不想讓自己太閒?   「妳還真用功欸,這明明是下禮拜三才要交的,妳也太拼了吧。」一個穿著粉紅色小可愛與一件短運動褲的女生站在我後面說著。   「沒事做就想早點做完嘛~。」我轉身對著她說。   「沒事做!那跟我來。」她把我從椅子上拉走。   這個拉我的女生,是我的室友,叫慧萍,王慧萍,是一個很愛玩的女生,我在大一時跟她同寢室認識,因為同樣也是流行設計系,所以總是同進同出、無話不談。   在二年級時我們搬到校外附近住,她外宿後更愛玩,不過她作業還是一樣交的出來,雖然不能說最好,但也不會最差,只能很佩服她。   我則很努力想做好每個作業,也是偶爾會跟著她到處趴趴走,甚至被他牽著走,連穿什麼衣服都會被她唸,這太俗、那很不搭的唸來唸去。   「妳拉我來客廳幹嘛?」我端正的坐在客廳椅子上。   「當然是‧‧‧嘿嘿。」她一臉不懷好意的表情。   「嘿嘿?」我開始慢慢感到不安了。   她把迅速的小可愛與運動褲脫掉,只剩內衣褲,黑色的內衣褲‧‧‧傻眼‧‧‧。   「好看吧,今天去逛夢時代買的,胸罩式半透明的喔,內褲還是丁字褲呢。妳覺得如何?」慧萍很興奮的說,還把她那穿著丁字褲的翹臀翹向我。   「我只覺得我該回去做作業了。」   我推開她的翹臀準備身,立刻又被她一屁股坐在我身上。   「妳很無情欸,都不好好欣賞我的內衣。」   「有~很好看,非常好看好看的不得了,這樣可以嗎?」我帶著微笑撐大點睛,做出很誠懇的表情。   「真敷衍。」她整個給我躺下來。   「不然你要我怎樣嗎?」誰快來救救我。   「嘿嘿。」她又是一副不懷好意的表情。   「又嘿嘿‧‧‧。」我大難臨頭了‧‧‧。   兩個女生‧‧‧只穿著內衣在客廳‧‧‧這是什麼鬼啊。   因為我身材跟她差不多,所以她把買的第二件新的內衣借我穿,不對,是逼我穿上。   「妳~何時改性向了?」   「我又沒有要幹嘛,只是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嘛。」慧萍雙手插著腰,說的很得意似的。   「那我可以換上自己衣服去做作業了嗎?」我只想盡快快脫離這客廳。   「不可以。」   「不可以?那我們幹嘛?」   「內衣派對嘍。」她拿起不知何時放在旁邊的兩個裝著紅酒的高腳杯。   「內衣派對要幹嘛?」   「當然是共同歡樂啦!」她將紅酒硬塞給我。   「共同歡樂?還有其他人?」   「沒有,就我們兩個而已。」說完她輕酌一小口手中的紅酒。   「好吧。」整個人很無力很無奈的放鬆坐著。   「妳房間那張伍佰的專輯要不要拆來聽聽啊。」她坐下靠過來,又想要盧我。   「妳又在肖想那張專輯。」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想拆我那張專輯了,我往旁邊坐過去一些。   「CD拆著不放很浪費欸。」她又靠過來,看來她是不想放過我,想繼續盧下去。   「妳不是有聽過那專輯了。」我又再往旁邊靠,我已經到沙發邊了,無路可退。   「那張感覺比較特別嘛。」繼續向我靠過來整個趴在我身上。   「特別‧‧‧。」我低頭看著手中還未喝的紅酒,紅酒中我看見了過去我與他的一些片段,真的很特別。   「妳還是不願意嗎?那算了,就別勉強吧。」她似乎知道說到我心裡深處,放棄繼續跟我盧,稍微坐回去一點。   「妳想聽嗎?」我還是看著手中紅酒上演過去的事。   「啊?」她訝異的聲音似乎未料想到我會這樣說。   「那專輯背後的故事。」我略帶微笑的說著。   這故事是在高一新生剛開學那年開始的‧‧‧,已經很久了,很久了。   <過去的回憶,現在的我,依然沒有忘記,曾經的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