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執著我們的路 青春永不落幕
  • 1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起點與終點

  穿著上白下黑的制服,背著深藍色的書包,站在這外觀由鐵欄架成藝術建築的捷運站之內,邊等待著捷運到來,邊看著再熟悉不過的風景。   來臨的捷運,開門與關門之間那時間中,我已走到裡面找個位子坐下來,從深藍色的書包中拿出網路小說開始融入愛情文字之中,順道消磨這漫長的過路。   對於捷運來講,我只不過是每天必經的過客罷了,除了每天的上下學的路過以外,也只有出遠門才會經過。   而網路小說中的邂逅是有種莫名的渴望感,但對於愛情又有種害怕的恐懼感,至於這恐懼感是什麼並不想多說些什麼。   今天因為起的比較晚,所以快到士林站時已經擠滿了很多人,也因此必須提早收好書,起來早點借過到門前的人群堆裡。   到了士林站門一開,少許人群湧出去,我也正要順著這人群湧出去時突然感到有東西拉住我......。   「啊,抱歉。」   原來是我制服內所穿的無袖球衣被書包上的吊飾鉤住了,而這書包主人是一位女學生。   由於快要門關的嗶嗶聲已響了,我痛下忍心想說自己籃球服扯破了沒關係,所以用力一扯,人也順勢出了捷運門。   破的不是我衣服,而是她的吊飾線斷了,吊飾就這樣繼續勾在我衣服上。   這時門漸漸關起來,我愣住的看著她,她也是愣住的看著我,完全關上時,透過窗只看見她突然笑了出來,笑的很開心、很燦爛。   捷運走遠我也慢慢走到一號出口,也慢慢將這吊飾小心翼翼的解開,走出出口嗶一聲,慢慢走向公車站牌,吊飾解下來了,解下來的是一個是由軟木塞封住的小玻璃瓶,裡面是裝著星沙與一些裝飾品,走到公車站時我也將吊飾放入口袋,然後向右轉走向我所讀的那所高中。   早讀下課,坐在我左邊的好麻吉正在嗑著他的早餐,雞肉飯配柳橙汁。   「我今天坐捷運時遇到一件事耶。」   「喔!什麼好事啊?」只看見我麻吉繼續吃著他雞肉飯邊說著。   「我今天來學校時,要出捷運時球衣被一個女生的書包上吊飾鉤住。」   「然後呢?」   「因為門快要關了,我想說扯壞我的球衣也沒差了,所以用力一扯是出了捷運門啦,但是那女生的吊飾線斷了。」我拿出吊飾給他看。   只看見我麻吉停下吃早餐的動作突然大笑。   「哈哈......!那長的正不正啊?」   「我剛開始很急所以沒注意看,但門關透過窗戶上看見她長的還滿可愛的。」   「喔!那很好啊,邂逅耶~,說不定會發展出一段戲劇化般的愛情故事呢。」   「你想太多,這是不可能的事,更何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是是是,陳庭耀先生,我非常了解,但是這樣的邂逅我還真想發生在我身上阿,哈哈哈哈哈。」   只看見我的麻吉邊開玩笑的笑著,邊將吃完的飯盒與柳橙汁拿去回收。   雖然我跟他很要好,但是他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我實在搞不清楚,但是現在不是想他心裡想什麼,也不是想這玻璃的主人,而是要趕緊讀下禮拜要段考的科目。   看著窗外的夜景,我坐在回北投站的捷運中,能看到如此的夜景,只是因為每週禮拜一到四都有上到八點半的晚輔,而我回家途中有時看書,有時小睡一回,有時靜靜的看著夜景。   今天會看夜景或許是精神上忙碌整天,想將思緒平靜下來想事情吧。   回到家、回到房間、放下書包、開啟電腦、連上網路、登入MSN、登入即時通、開啟音樂這些事我每次放學回到家經常必做的事。   音樂是開啟我最近新買周傳雄的CD灌進電腦裡的撥放程式,我最近特愛聽其中的一首「黃昏」,因此我直接選那首按下重覆撥放,便走出房間去冰箱拿生活綠茶來喝。   如果要說為何是聽這首「黃昏」,我只能說是「感觸良深」吧,這也就是我麻吉所了解的一部分之一。   再度回到房間將喝了幾口的綠茶放床旁的矮櫃子上,整個人就躺坐在床上靜靜聽著。   歌重複了幾次,我也要去洗澡了,起身將口袋的皮包啊、零錢啊、發票啊等等掏出來,掏到最後才發現我原來遺忘了一個東西,看著這左手拿的東西。   「邂逅,嗐~~~。」   無奈嘆了口氣,右手拿起綠茶又喝了幾口再放回去,將左手拿的小玻璃瓶放在綠茶旁邊,便走去浴室。   <這玻璃瓶的一勾,勾起了妳我之間的緣分。>                  2   國慶日與禮拜六日各過一天,這幾天不是與同學出去玩,就是在家上網玩遊戲等等,也因此禮拜一我去學校狂讀書,也幸好老師們是有人性的,再段考前一堆自習課,也讓我空白的腦袋填補了不少東西進去,不過也讓我這一天精神與身體備受教科書的轟炸。   好家在禮拜二、三考試,禮拜一不用上晚輔,倒是可以早點回家休息。   上了捷運,有些想睡,但由於是正常上下課時間所以沒位子坐,只好靠著門兩旁的那玻璃休息,在朦朧的眼神當中有個熟悉的臉龐。   咦!是那玻璃瓶的主人,我整個人突然清醒,走向她。   我很正常很不經過思考的走到她前面,我開口時才發覺不知道該講些什麼。   「這個...那個...抱歉...。」   她看書臉轉向我,這次近看發現到她感覺比上次更可愛,那大大的眼睛看著我,有著有點圓圓卻又不胖的臉,因該是說蘋果臉才對,直髮剛好落在肩上,嬌小的身型使整個人感到更可愛,她的可愛讓我更是不知所措,我的臉變的非常不協調,微笑的很僵硬。   「啊!你是上次那個人,你是來還我星沙的吧。」   她這一句話好不容易將我那不協調的臉恢復,不過卻不知道下一個表情將要如何擺。   「對對對,妳記性真好,我就是上次那位,真抱歉把妳的星沙扯下來。」   「不會,是因為人多才會發生的,不是你的錯。」   「我現在拿給妳。」   我的臉部表情已漸漸恢復,邊從書包找那玻璃瓶,邊跟她說話。   「我想說因該還會再遇到,所以這幾天都有帶在身上。」   「呵~,要是沒遇到呢?」   我聽她講話時也剛好看著她,看見這甜美笑容,我整顆心變的好像很甜,真是甜在心中口難開阿。   她那可愛甜美的笑容讓我看的不捨得停止看,我當然要回應一個讓她會繼續笑的,並且將瓶子順道交還給她。   「要是沒有,那這瓶子就便跟我度過一生,而且死前要交代子孫坐捷運時都要帶著,遇到一個這麼可愛的女生便要還給她,但是我想以後不用交代這事了,現在就還給妳。」   「哈哈...,要是真的是這樣,你都要死了,我也早是人老朱黃的一個老太婆了,哪裡還可愛啊。」   正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會讓她的笑容繼續的時候,北投站到了。   「我要先走了,以後有緣再見。」   只見她笑笑的,什麼也沒說,連再見也沒有說一聲,心中有些小失望,但又如何,我跟她其實根本不認識。   走出捷運門,轉向要走往下的樓梯,突然間她笑笑的從我面前探頭。   「啊?妳?這?」   「啊什麼?我什麼?這什麼?我家住新北投那裡,當然要從這下轉往新北投阿。」   我們邊走邊說著,我整個人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悲哀,高興是她竟然有下來,悲哀的是我坐這麼久的捷運,很多正妹,可愛的妹因該都會在全自動的視線掃描下收進我眼裡,但就是沒注意過她,連個印象都沒有。   「那為何我都沒看過妳啊?」   「這麼多人,這麼多車廂,這麼多時段,沒看過很正常吧,更何況又不同校。」   「這也對拉!」   「吶!這次是才真的有緣再見啦,掰掰。」   「掰掰。」     這是邂逅嗎?如果是邂逅的話還會有續集嗎?我思考非常的混亂,只想趕快回家休息,好準備迎戰明天的段考。   <就算我忘了段考所讀的書,妳的笑容我也不會忘記。>                 3   累人的兩天段考總算告一段落,因為考的科目少的我們可以先提早走了,所以便和我麻吉走去坐捷運。   我麻吉其實可以直接由校門口坐公車回家,但為了吃那午餐所以陪我往士林捷運走。   「庭耀啊!上次的邂逅有沒有續集啊?」他以怪怪的眼神看著我問道。   「有啊,禮拜一在捷運上遇到她。」   「那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啊?」他以非常興奮的的眼神與口氣說著。   「沒什麼事啦?只是...只是...。」   「只是...只是什麼啦!講個話要那麼龜毛。」   在我這好麻吉的語言狂轟下我只好從頭到尾講給他聽,講給他聽我的時的情況,講給他聽我當時的心情。   「是個好的開始耶。這樣我想你應該也可以走出來了吧。」   我的眼神變的很憂鬱,也沒再接任何一句話,我麻吉也是沉默下來,什麼也沒再繼續說。   回到家,沒有開啟電腦,只有換上衣服,要出去吃頓美妙的午餐與順便散散步。   背起了我側背的包包,裡面放著CD隨身聽,聽的則還是周傳雄的歌,拿起了我那未看完的網路小說就出門去了。   吃午餐順便想散散步就是要到遠一點的地方去晃晃,所以我前往捷運站走,邊走邊想著該去哪好之際也走入捷運站,很習慣的搭上往台北車站線捷運,進去時已沒位子,於是靠在另邊不會開門的那邊。   正要打開書來看時,我看見同一車廂不同門走進一個真的讓人很熟悉的臉龐,是玻璃瓶女孩。   只看見她講著手機皺著眉頭,但還是一樣讓人感到可愛,是一個皺著眉頭的可愛女孩。   看她好像很無奈的將手機收起來,正要轉身面向我的時候我立刻低頭看著手上拿的書,這時的我連一個字也看不下去,只是聽到隨身聽的音樂不停的唱著,整個人有些慌亂,想著她是否有看到我?是否還在?   正在不知所錯看著書的慌亂胡思亂想時,有顆微笑可愛的蘋果在我書前出現擋住我繼續看,我愣住了,因為其實又是她微笑的探頭看著我。   「你好啊。」   「妳...好啊。」   「怎樣啦?是給我嚇到了啊?」只看她又用那甜美的笑容說出。   「不是,只是突然間傻眼了,妳很喜歡突然前別人面前探頭嗎?」   「還好啦!只是偶爾喜歡這樣做。」   「是~喔,妳今天不用上課啊?」   「喔~,今天段考完,我看你應該也是吧。」   「是啊。」   我說完後只看見她若有所思的樣子,突然說出一個差點讓我心臟停止的話來。   「對了!你當我男友好不好?」   「什麼~~~!」   我的聲音大到這一車廂的人幾乎都往我這看過來,她也給我嚇到了,我自己也被嚇到,不,是覺得很丟臉的嚇到。   「不是啦,我還沒講完,是假裝當我男友啦。」   「呼~,嚇我一跳,究竟是什麼事要我假裝當妳男友阿?」我恢復心跳疑惑的問著。   「你剛剛的反應才嚇我一跳勒,我是有個學長一直纏著我感到很困擾,剛剛他還打手機過來說下午要一起吃飯,我覺得真的很煩,所以想要你假裝我男友騙騙他,好讓他徹底死心。」   「是喔,原來是這樣,剛剛嚇到妳真是抱歉。」   「不,是我沒講清楚嚇到你。」   「不過重點不是這個耶。」   「那重點是什麼?」   「重點是我跟妳根本不熟,這樣做好嗎?」   「就是不熟才好啊!」   「也就是因為不熟幹完這『詐欺案』就可以好聚好散是吧?」   「不是啦!是因為他對我身邊的人都很清楚,所以要一個不熟悉的人當啊。拜託~~~。」   「我考慮看看。」   「拜託~~~。」   她用那大大的眼睛看著我,我看著她可愛的臉,心中有些動搖,但是我豈能這樣隨便幫別人去做「詐欺案」,所以我絕對要堅持。   「拜託~~~。」   「我慎重的考慮。」   「拜託啦。」    我絕對要堅持住......。       <妳的言語讓我心停頓下來,妳的可愛讓我心再度跳動。>                  4   我人在繁華的西門町,旁邊陪著一位讓人看了都想虧的可愛的妹妹,是的,真令人感到可悲,我的心最後還是動搖了。   來到了中間廣場,看見了一位身穿嘻哈裝的男生,他正想跟她打招呼時看見旁邊的我突然停住動作。   「這位是.....?」他很疑惑的看著我問著她。   「他是我男朋友。」   「你好~。」我面帶笑容的跟他打聲招呼。   「他是妳男朋友!妳在騙誰阿?這傢伙何時蹦出來的?我都不知道。」他很訝異的問著他手指著我。   「他默默追我已經很久了,我也被他真誠感動,所以我答應他了。」   「我才不相信!這傢伙有什麼好的?可惡啊~~~。」   他似乎很難以接受的樣子,讓我有些罪惡感,但愛人與被愛本就是慘酷的,我又不能改變些什麼。   「抱歉!請你對我死心吧。」她以語氣平淡的講出最後終結的話。   「不!除非你們在我面前互相擁抱接吻,我才會相信。」   頓時她也無法說出什麼來,我則用很僵硬的表情尷尬的微笑,我與她無法再接話下去,他則繼續說。   「連擁抱接吻親密動作都沒有,算什麼男女朋友啊!」   最後這句話進入我耳裡,我想再不解決就很麻煩了,所以突然收起我的笑容,表情沉重的走到他面前   「一定是要親密動作才是男女朋友嗎?一定要又抱又親才是男女朋友嗎?縱使沒有任何親密動作,只要真心相愛這些又算的了什麼,你不經過女生同意就做出這些親密動作是很不尊敬的,沒有紳士風度的,我看你就是沒有紳士風度的人吧。」   他被我唬呆呆得看著我,接著我違背自己的良心,違背男生的心聲說道。   「其實每次出去只要以純純的愛來愛她就好啦,進展如何不重要,陪伴在你身邊的她才是最重要的。」   我激烈的說完,他與她無言以對的看著我......。   我拿著生活綠茶,喝了幾口,她在旁邊,我們在西門捷運站出口前的廣場上,但時間早已是過三、四個小時。   在我講完那段話後,那男生只說了幾句祝福的話就離開了,我和她便去買電影票慶祝「詐欺案」的成功,我們也買了一些填飽肚子晚餐進去邊吃邊看,看完電影出後來到這捷運站出口前的廣場透氣聊天,我們坐在出口後面。   「真有你的,把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也還好啊,只是那時再不快點解決一定會變得很麻煩。」   「是阿!不過我在想你講的那是真的嗎?」   「其實不盡然啦!只要是男生多少都會想多點進展,想要多親密一點的動作啦。」   「是喔,要是沒有呢?」   「以我來講的話就算沒有親密動作,也希望對方多點時間陪我吧。」   「看你這樣,應該談過戀愛啦,是吧?談過幾次啊?」看著她以可愛的臉奸笑著,還是一樣可愛。   「不想說啦!」   「喔呦~,說啦。」她用乞求的眼神看著我。   「好啦!妳先說我就說。」我最後還是敵不過她的眼神。   「我兩次,第一次是甩別人,第二次是被人甩,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快點說說你幾次吧。」   「那個學長呢?」   「喔~,他才不是呢,他是從很早一直追我的,換你說了啦。」   「一次,被她甩的。」   我以幽幽眼神看的人群走動,喝著綠茶......。      <我只希望她多陪我一些時間,一些時間。>   5   喝著綠茶,看著網路小說,我人在學校中的教室裡。   雖然是繼續喝著綠茶,當然不是昨天那瓶,而是今天從實習商店新買的,最重要的是現在...是上課中。   「喂喂喂,昨天你死哪去拉?我打你手機都是關機中耶。」   我的好麻吉打斷我上課專心「看書」。   「打我手機?我剛好有重要事,所以沒開機,你昨天找我有事喔?」   「昨天下午很無聊,所以想找你去看電影,但你手機一直沒開,只好在家看電視與睡覺,你昨天到底有什麼重要事阿?讓你連手機都不開。」   我將書收回抽屜,又喝了一口綠茶。   「電影我是去看了啦,而這也是重要事之一啦,整體重心而言就是她啦。」   他瞪大眼睛看著我,嘴巴慢慢張開,又立刻回過神來。   「她?玻璃瓶女孩嗎?昨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啊?」   我慢慢將昨天的事講給他聽,從捷運到西門町,從相遇到結束......。   我喝著綠茶看著人群走動,想著以前甩我的她,想的很入神的時候,那顆微笑可愛的蘋果又從我面前探出頭來,我沒再像以往一樣嚇到,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怎樣?勾起你傷心回憶啊?你還很想念她嗎?」   「很想念?不!是一種淡淡的思念。」   「那她究竟是因為什麼甩了你啊?雖然跟你相處不久,但感覺你人不錯啊。」   「或許是個性不合吧,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再去想了。」   「那就不要再去想了,幸福遲早會來臨的。」   看著她的笑容,我也露出了微笑,我綠茶快喝完時開始走到垃圾旁邊,走到剛好喝完,將綠茶壓扁後丟進去後,轉身微笑面對她。   「走吧!差不多該回去了。」   「恩!我也滿累了,走吧。」   走了進捷運,坐上捷運,再下捷運轉線,一路上我們倆很靜,靜到我想打破這寂靜,所以我先開口了。   「對了!其實我們一直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耶。」   「什麼錯誤啊?」她以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妳知道我名字嗎?我不知道妳名字耶。要是他問起名字不就穿幫了」   「對厚~,好險喔,幸好他沒問,不過你既然都這樣問了,當時因該有想到辦法吧。」   「是有啦!但是還是不保險。」   「我真是不小心,沒去注意這件事,對了,我叫吳怡瑀,口天吳、怡然自得的怡、玉部右邊是大禹的禹,可以叫我小瑀就好,你呢?」   這時捷運來,我們走進去找了位子坐下。   「我啊!我叫陳庭耀,耳東陳、家庭的庭、榮耀的耀。」   「陳庭耀啊~,今天真謝謝你,多虧你幫忙。」   「不!不會,也讓我多了一份奇怪的經驗,雖然讓我有些罪惡感。」   「是喔~。會不會讓你困擾啊?」   「不會,真的不會,不要再想那麼多了好嗎?」   「恩!但總而言之,非常謝謝你。」   我沒再回答,只是微笑並轉頭看向窗外流動的風景。   「捷運經過的地方真美啊!也都是一些交通要道。」   「是啊!經過的地方都以假日與上班的重要要道。怎樣?」   「沒怎樣?只是想來趟捷運之旅!坐捷運去一些地方走走。」   「恩~,捷運之旅啊,我也想過耶,好,我們一起來趟捷運之旅,禮拜六我要補習,所以禮拜日,你要嗎?」   我聽到這有些嚇到,她既然只是思考個幾秒,就要約我這個才認識不久的人出去玩。   「可...可是妳跟我不是很熟耶,妳為何會這樣思考幾秒就約出去玩,妳不怕我把妳騙去賣掉嗎?」   「我跟你還滿合得來的啊,多交一個朋友也不錯啊,更何況是一樣想去旅行走走的人啊,有人陪伴一起玩比較不無聊,而且我這麼可愛你捨得賣嗎?」   「哈哈...,的確,的確不捨得賣,妳這朋友很與眾不同喔。」   「好啦,說,到底要不要去。」   我很早前就想去旅行到處走走,只是一個人總是會有種寂寞感,現在有個人陪,而且是個這麼可愛的女生,我當然說。   「好啊,我去,但是捷運之旅一天不可能就玩完啊。」   「所以我們約每次禮拜日,早上七點半在淡水捷運站裡相見,為了避免臨時有事通知不到對方,所以只等到八點,也就是半小時好嗎?」   「好是好,但是這禮拜先不要開始,我下禮拜三要畢業旅行,要準備一些東西。」   「你要畢旅喔。其實我們也是耶,所以就等下禮拜回來再說吧,我的手機先給你,09XXXXXXXX,到時回來實在聯絡。」   「嗯!我的手機是09XXXXXXXX,一切等下禮拜回來再說吧,妳要玩的愉快喔!」   「你也是喔...。」   我們就這樣一路聊到分開,我也講這段講給我好麻吉聽,他聽到眼睛更是張的更大了。   「你啊~。真是幸福啊,有人要談戀愛嘍。」我那麻吉已令人想扁的嘴臉說道。   「沒有啦!我跟她只是朋友,就這樣而已啦。」   「好啦好啦!不鬧你了,祝你幸福喔。」   雖然前面說不鬧我,後面還是給我補上一句,可真是我的「好.麻.吉」啊,不過不知是否剛才喝太多綠茶了,現在很想上廁所。   「喂!我很想上廁所耶~,怎麼辦啊?」   「天曉得?還有十分鐘下課,你就忍一忍吧。」   「我快憋不住了啦!」   「誰叫你要喝那麼多飲料,忍一時風平浪靜,憋一尿海闊天空,努力忍吧,哈哈哈哈哈。」   我那好麻吉說的讓我很想扁他,但我也只能繼續忍,下課後我以最速的腳步衝到廁所去解放。   <妳常常有些驚人舉動與言語,讓我嚇到,也讓我歡喜。>                     6   早晨日光灑落地面,天空藍底上有著白雲陪襯,七點左右的好天氣,也使我有個好心情,我人在士林官邸前面,聽著我買的王力宏新CD,聽的是輕快的節奏「我就喜歡」。   今天已是畢業旅行出發日,為了這四天,禮拜六我和我麻吉還跑去西門町準備準備,從西門町逛到士林,很晚才回家,而禮拜一、二都沒心上課,就是為了這一天的來臨。   「上車了啦,你在發什麼呆啊。」我麻吉微笑的對我說著。   「好!我來了。」   開始車子領隊先自我介紹,並且說明大致要注意的地方,很快的上高速公路時,玩牌的玩牌,看影片的看影片,睡覺的睡覺,我則是看的一部影片完之後就睡著了。   醒來眼睛一睜開,看見有些熟悉卻又有陌生感的風景,這是快要到我們的第一站,「劍湖山世界」。   這裡曾經來過一次,而再次來到這,因為與不同人一起來,這次又有不同的感覺,一種無法說出的愉快感。   來到這當然是先一個大合照,大家相機都交給了領隊幫我們拍,因為相機太多台,一拍就很久,但是全班還是很愉快的拍完,我麻吉很快去拿相機並走向裡面,我隨在後面,慢慢將我的相機收好。   「小雯,這次的畢旅我感覺因該會很好玩吧。」我麻吉笑笑的對著他旁邊的女孩說。   「是啊,這次的應該很好玩。」她也以很愉悅的語氣回答他。   他們就這樣邊走邊聊,我有些放慢腳步走在後方,他們走到快到一個女生面前時,麻吉轉頭剛好看了一眼,那女生也順勢看了一眼,兩眼相交,他那愉快的表情依舊下去,但那表情卻感到有些不同,他們走過那女生後,小雯也回到她那組,我也漸漸跟上我麻吉。   「佳詡~,快過來吧。」   「恩!來了。」只看剛站那的女生很快回應剛那聲音並走過去。   集體午餐吃完後,我們一群男生為了讓胃消化與休息,就先去坐這裡的招牌「摩天輪」。   坐上摩天輪,風景慢慢的下降,在其他人笑談中,我戴上耳機,聽著音樂,俯看著風景。   「庭耀,看著這裡的風景,聽著王力宏的『你不在』很有感覺喔。」我麻吉以很輕的微笑對我說著。   「的確!但畢旅要很快樂,所以我在聽『我就喜歡』。」   他沒多說什麼,只是又立刻看風景,以很輕的微笑看著風景,聽著他們聊天,聽著音樂,而我也是跟他一樣,繼續看這風景。   晚上,我們住在有點鄉下的一間大飯店中,住在十一樓的我,與我的麻吉分開的,其中有太多原因解釋其來太複雜了,解釋其來很費時間,所以略過吧,但卻也沒太大的問題,因為所有男生串房都串到這來。   一包包的鹹酥雞,一包包的零食,冰箱剛拿出來每人一手的台啤,男生們邊喝邊吃邊聊天,陽台窗戶與陽台門旁坐著一些吞雲吐霧的同學,畢旅愉快的氣氛充滿了整個房間,這時已過十一點多了,查房警報已經解除了,我們才能這樣大膽串房,大膽喝酒。   在半小時之內所有食物已各自被我們瓜分進入胃裡,收拾收拾只剩大家的啤酒在手上品嘗著。   打牌、看電視、聊天,各自都有自已都一套消磨這漫長的夜晚方法,我則是在陽台上喝著熟悉的啤酒,看著陌生的夜景,我當然不是在這吞雲吐霧,因為我不抽菸的,只是想享受這不同感覺。   我的麻吉手也是拿著啤酒,走出來做出標準欠扁的表情。   「你看你看,我這麻吉對你多好啊,出來陪你喝酒了。」   他一樣是不抽煙,所以不可能是出來吞雲吐霧的,而且這吞雲吐霧者其實只是在陽台窗邊門邊抽著,他出來只有一種可能。   「喝~,最好是,你肯定是打大老二打輸了,所以才出來吧!」   「那是因為我的實力太好,老是一直第一、二名徘徊,一直沒輸,玩很久很累,所以故意輸來陪陪我這好麻吉,順道喘喘氣。」   「你的確是很厲害一直沒輸,但我看你是這道真的輸了吧!」   「是是是,我是輸了,這樣可以了吧,倒是你,你怎麼不去玩啊?」   「等回吧,我想先感受畢旅住這的陌生氣息,看看這陌生的夜景。」   「喔~,我們的庭耀先生何時變的這麼感性啊?我都不知道耶~。」   「我哪裡感性啊?只是想去享受這感覺,你不會想去享受這感覺嗎?」   他喝了一口酒,低頭往下看那沒有燈光點綴城市。   「當然會想去享受,但是我會更想和身邊所有人一起去享受。」   他用如同早上那很輕的微笑看著我,我整個人頓時停頓兩秒,他在我停頓那瞬間又轉身回去看著夜景。   <喝著啤酒,一人享受陌生的夜景,很靜;一樣喝著啤酒,和身邊的人一起享受陌生的夜景,多了一份感覺。>                  7   我停頓兩秒,立刻又回過神來,但並沒開口再說話,只是進入無限量的思考中,我不知道我該思考什麼,只知道我在探尋著我因該思考什麼?他說的話讓我該思考什麼?但我一直探尋不著,就在這空白的探尋中,他突然轉過來又開口了。   「這裡其實有個地方我們一定很熟悉。你知道嗎?」他突然微笑變奸笑。   「哪熟悉啊?我倒是第一次來這裡。」   「就是剛剛我們去飯店對面的那家便利商店啊,裡面的東西你因該很熟悉吧,你難道沒去過便利商店嗎?」   我這時只能以周杰倫「三年二班」裡面的一段歌詞與節奏回他。   「不好笑不好笑不好笑...,你很冷耶,雖然這陽台沒有冷氣,但你也不並這樣吧。」   「要你管喔,我又沒說這是笑話,不過這人真早睡,差不多十點左右就只剩少許燈亮著了,真是個安靜純樸的地方啊。」他又變回很輕的微笑。   「是啊。」   我很快的回答,看著他的微笑的表情,腦海中突然閃過早上某個片段。   「對了!我一直想問你一件事耶。」我說著。   「什麼事啊?」   這時有個人突然從門那探頭出來,以很愉快的的語氣打破這裡沉重的氣氛。   「仁傑,換你了。」   「這麼快啊!阿維,我過幾輪再玩好了,你們先玩。」他繼續微笑著回答。   「恩!好啊,你來時就直接輪下一輪。」   阿維說完很快的縮回門裡,則仁傑也轉回來。   「怎樣?要我問什麼?」   「你是不是還忘不了佳詡啊?」   「你怎麼會問這個啊?」他手靠著矮圍牆。   「因為你今天她眼神交會那瞬間,雖然是一直笑的,但感覺就是跟前一刻不一樣,你是不是還很想念她啊?」   「想念?不不不,不因該是這麼說的。」   「那是怎麼說?」   「因該說是一種淡淡的思念,只是有時候會因為場景、回憶、或音樂等等而突然會很想很想她。」   「喔~,那我再問一個。」   「問啊!」說完立刻喝的一口啤酒。   「因為之前怕講錯話,所以一直沒問你,你們為何分手啊?」   只看見他微笑的轉向那漆黑的城市,又喝了口酒再轉回來。   「我先問你好了,你今天看到我跟小雯走在一起幹麻放慢腳步?」   他突然這句讓我不知所措,就好像看透我的行為一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你們不是已經是好朋友不再尷尬了嗎?」   「那是...那是因為我想約她坐摩天倫,但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而且她那組未必想一起行動。」   「那也不必尷尬啊?」   「那是因為她從出發到現在都還沒跟我講過話,我有些怕怕的,而且他們那邊我也有些不太熟的啊。」   「哈哈...,是這樣啊。」只看見他突然大笑。   「不對啊,那你還是沒有講我問的。」   「我正要切入核心啊,她為什麼跟你分手?」   「或許個性不合吧,或許是我想她多陪我一點吧,但她希望有很多自己的時間吧,怎樣?問何突然問我這個?」   「其實我跟你大同小異,個性不合,希望她多陪一些,直到最後她說出分手,我才知道,我是一個愛情笨蛋,所以才會讓她對我提出分手。」   「我還是聽不懂?到底是為什麼?」   「這是我的初戀,我沒經驗、沒遇過,所以我很多地方還需學習,必須不斷的成長,直到我變成讓我所愛的人感到穩重、有安全感的一個成熟的男人,但是這一切想法都是在分手之後才出現的,因為就是不成熟的我讓她離開我的。」   他講完再轉回去看向外面,我很靜,但只是很靜一下下,因為我還是必須要講一句話。   「...,你有講跟沒講一樣。」   「簡單來講就是我太希望她多多陪陪我,但她希望能有很多時間做自己的事,而在兩人想法極端處,就這樣分了啊,懂了吧?」他立刻轉回來,故意開玩笑作出有些不耐煩的表情。   「懂了!但是她陪你的時間本來就很少了啊。」   「畢竟漸漸沒有交集了,我變成只想靜靜陪在她身邊,但她反而覺得這樣沒有自己的空間,兩人漸漸多了吵架,我也漸漸累了,於是想說暫時分開一下,想說這樣或許對我們比較好一些,讓彼此冷靜與成長,但她則覺得分手或許會更好,不過原因在於我也說不出個暫時分開的理由,因為我看見她便說不出口。」   他越說眼神越黯淡,那笑容中閃爍的眼神漸漸如外面的城市一樣漸漸暗了下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是否該該繼續這樣而不打破這寂靜,讓他好有個思考的空間,我正停頓中時,他又突然開口了。   「雖然我的分手理由跟你大同小異,但是其實個性不合是假的吧,沒有時間是真的,但是是不一樣的沒有時間。」   他面帶微笑的說著,而且是又那種很輕的微笑,我嚇到,不是因為他突然由憂傷變成微笑,而是因為他講的這句話,我這次非常懂得他所講的,我的心思好像透明玻璃一樣被他看透,裡面裝著什麼思緒他都知道。   「你是怎麼知...?」我有些訝異的未講完。   「知道的是吧!你跟她相處現在還是很好,只是沒有冠上男女朋友的名號罷了,雖然沒有了牽手之類的親密動作啦﹔而且我跟她本來就不錯了,她多少有提到,她提到......。」   <他黯淡的眼神,看著這沒有燈光點綴的城市,感到他很感傷﹔他微笑的語言,說到我內心深處的思緒,讓我不知所措。>                  8   我、仁傑、小雯,佳詡四人是同班同學,我們在這高中發生了不少故事,互相影響、互相改變了不少。   一切的故事就在小雯轉學而開始,小雯原名叫黃伊雯,她在高一下轉來我們廣告設計科,她來剛開始跟林佳詡與許仁傑相處不錯,而原本沒有交集的佳詡與仁傑,也因為小雯的讓他們交會到而越來越要好,我和仁傑早在高一上學期已是麻吉了,但沒有與她們有倆交集﹔女孩小團體總是變化很快,小雯與佳詡之間並沒有感情不好,但各自卻慢慢找到適合自己的團體而沒交集了,只剩仁傑與她們倆各自要好。   我與小雯慢慢要好,不是因為仁傑,是因為她後來來到我正在補的畫室,我們之間有了交談,也開啟我與她的故事。   再升高二暑假仁傑跟佳詡告白了,他們開始陷入了愛情的漩渦當中,我則是再高二開學後她的生日跟小雯告白,我們之間愛情故事也就這麼悄悄開始了。   不過在升高二快結束時,仁傑他失戀了,但他不並孤單,因為我很快的在升高三暑假期間,我也失戀了。   她就在暑假快結束時,跟我提出分手,原因是「時間」,她陪我的時間不多了,她在高中畢業後,就要去日本的姊妹校就讀,這也是她轉來我們學校原因之一,當時情況我依然記得很清楚......。   「分手?為什麼?我哪讓妳不高興了嗎?」我帶著有些有些疑問與激動的語氣問她。   「不~,你對我很好,我也很愛你,但是這份愛會讓我們更傷心罷了。」她眼神很哀怨的說著。   「為什麼?會嗎?」   「你因該沒忘記我要去日本姊妹校讀書吧。」   「這......。」我無法說出任何一句話來,因為我沒忘,雖然我平常刻意遺忘,但這是事實。   「我們互相太愛對方,只會讓我們分離時更感傷,所以我想先分手,讓我們彼此慢慢淡忘這感情,適應這一切。」   我這時異想天開的想了一些可以讓我們不分開的一堆蠢辦法。   「不,我可以跟妳去日本,我學日語,可以讀那的學校讀......。」   但我還沒講完,她立刻的打斷而說。   「那你的夢想怎麼辦,你以前很高興對我說你的夢想,你想放棄嗎?姊妹校沒有你想讀的科系,你去學日語,日本找間學校,那樣只會使你更苦,離你夢想更遠罷了,你在台灣考間有電影系的大學還是對你比較好,你的電影夢。」她眼眶已慢慢的濕了。   我聽到這無法在接話下去,畢竟我很喜歡電影,將來想自己製作電影,這是我的志願,這是我的夢想。   「庭耀!與你交往這段期間我很快樂,我很愛你,你也真的很愛我,對我很好,但為了我們將來好,我只好跟你說分手,我希望你能追逐到你的夢想,並且祝你能找到更好的幸福。」她邊說著,充滿淚的眼眶也留下來了。   看留著淚的她,我很想抱住她,但眼淚的滴落,也結束了我們之間的戀情,所以我也再沒有辦法抱住她、呵護她,只能靜靜的看著她流淚。   依然記得從你眼中滑落的淚傷心欲絕......,周傳雄的「黃昏」在這大家已沉睡的靜夜中唱著,我一人看著陽台的外沒有光的夜景想著以前的事。   他們因為玩累了,所以各自回房睡覺,與我同房的人也聊了一陣子才睡,我則是因為仁傑講過的話想起以前的事睡不著,用同學帶來的隨身聽轉接線接到電視聽音樂,一人看夜景,想著往事,想著仁傑所講的話......。   「她提到與你分手的事,那時我跟她說,是不是因為她要去日本所以怕到時很傷心所以先分手,她也是有些訝異。」   「她跟你提過?而且你怎麼會知道。」我很疑惑的問著。   「是啊,她提過,我會知道剛剛也說過了,看你們平時還是很要好,而且交往時也沒吵過架,加上她去日本的事全班很早就知道啦,所以我猜想因該是這原因她才跟妳分手的,為了你們彼此不會太過傷心。」   真是不得不佩服仁傑,他竟然可以知道我們分手的原因,我暗自佩服他的時候,他也慢慢走向門那。   「我要進去玩牌了喔,你也進來玩玩,陌生的感覺享受完了,也要享受這畢旅的愉快氣氛啊。」他回頭的講著。   我也這樣跟他進去,他真的很厲害,玩大老二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從來沒換過人,我則是一、兩次就換人,我問他為什麼這麼厲害,他只有回答是他大姐曾教過他玩。   就這樣一直玩到大家回房,聊天喝酒到他們睡覺,我才一人聽音樂,看不算夜景的夜景,因為一片昏暗,就這樣我也不知道到幾點而睡了。   這四天三夜的行程都是以逛風景為主,去了溪頭、社頂公園、海洋館等等,最後一晚住最高級的福華大飯店,晚上還去海邊放煙火,大家說這天要玩通宵,但女生喝了酒,酒量不好先躺,男生則是因為這幾天玩太累接著陣亡。   第四天吃完中餐,在回家路途看電影完後唱歌,大家畢旅氣氛到了高點,這時也在下台北交流道了,正在快樂聽同學唱歌之餘,聽到我很久沒聽見的手機簡訊聲。   你們應該有記得帶名產回來給我吧!                    阿毅   看到這個我突然想起來,他在我們出發第一天有傳簡訊提醒我們買名產給他吃,我忘了,我想其他人也應該也忘了,所以算了,我決定就當沒這回事,誰叫他不一起來,到時再分他一點買回家的。   正當我要收起來,又傳來一通簡訊,我想又怎麼?又有什麼是要提醒我們嗎?我有些苦笑的表情,不想看的心情時,我看到了。   我已經到了喔!你到台北了嗎?畢旅好玩吧!這畢旅的快樂感覺要延續到明天喔,因為我還玩不夠呢~所以明天要記得喔~。                         小瑀   我的苦笑突然僵住,整個人定在那看著手機。   <畢旅的結束,也是接近她離開的日子﹔真的很希望能擁有多點時間在她還在的日子。>                  9   出了北投捷運站,我才有種畢業旅行結束的感覺,心裡有些畢旅留下來的愉快,但也有些落寞感,因為大家一起出去玩的旅行就這麼結束了,緊接著的就是畢業展與升學考試的忙碌。   我一回到家裡將換洗衣物丟進洗衣籃並且洗澡,將這幾天玩出來的疲勞洗掉。   洗完澡的我立刻躺入我那久違的床,正有睡意要進入夢鄉時,突然間整個人突然彈起來將鬧鐘調到六點半,因為我差點忘記明天有個很早的「約會」,我要是不調鬧鐘可能會遲到,放心後就再度躺回床裡沉睡......。   畢旅的好天氣延續到這禮拜天,我七點二十分在淡水捷運站上看這裡的風景,我背著側背包包,裡頭放著相機,右肩上還多背了一個腳架等待著。   捷運進站擋住那淡水的那美景,但從捷運走出來了一個可以用可愛並齊這美景的女孩。   「你等很久嗎?」她用那我很久沒看的的笑容說著,還是依舊的一樣可愛。   「不會,而且要等這麼可愛的女生,就算等到明天凌晨我的會繼續等。」我心裡在想我為何會這麼自然的講出噁心的話啊!   「還明天勒!你明天不用上課啊,老是開這種肉麻的玩笑。」   「那是我每次看到你都會不自主的講出來,可能是妳太可愛了。」我真的怪怪的,或許是她那天真率直的個性讓我很自然講出吧。   「真的嗎?我看不是吧!」   「當然是啊!但也有另一半原因啦。」   「什麼原因啊?」   她歪著頭用那疑惑的眼神問著我,我的心跳突然加快節奏,我的天啊~,怎麼會這麼可愛啊!   「或許是因為你個性天真率直吧!對別人都不會有掩飾感。」我趕緊靜下心來講著。   「只要不是太過私人或秘密的是就不需要掩飾啊!」她笑笑的講著。   「的確!吳..。」   「叫我小瑀就好,不要那麼拘束嘛!」她立刻打斷我的話。   「是是...,小瑀,我們走吧。」   「嗯!對了?你背的是什麼啊?」   「喔~!這是腳架,我有帶相機和幾捲的底片,我們可以照相留下回憶來。」   「好啊!我其實也有帶相機呢,那先用你的拍好了。」   「嗯!走吧。」   早晨的淡水很冷清,只有少許家的店開著,所以我們也逛的很快,只有到精品店時會逗留許久。   女生逛街看東西果然比較久,我都很快看過,只有比較感興趣的看比較久,我看完時都會跟隨她身邊走,很耐性的陪她看完,陪她聊天,回答她問的,裝飾可不可愛啊?這好不好看啊?當然回答都不錯。   由於時間就多,所以我們還逛比較遠,沿途照相,還坐了一下麥當勞,看著淡水風景吃著中餐。   「還有很多時間,我們去別站看看好嗎?」我看了一下手錶後問她。   「好啊!但下午要回來喔!」   「會啊!我想晚餐回來吃這裡名產啦!不過妳回來目的是什麼啊?」   「不告訴你!到時你就知道了。」她很神秘的說著。   「好吧,那我們去別站看看吧,我知道紅樹林站那裡有很讚的地方喔。」   「哪啊?」   「學妳~,不告訴妳,到時妳就知道了。」我反將她一軍的說著。   「討厭~,都不說~。」她嘟著嘴,好可愛喔~,讓我更不想講了。   「反正到時候妳就知道了。」   我們很快的來到紅樹林站,出了捷運站,我帶著她向左走,來到一個牌示下,上面寫的是「淡水河岸自行車道」。   「疑?我都沒注意到這裡耶。」她以很驚訝的表情說著。   「我以前也都沒注意到,是剛好和我班上麻吉為學校公務而發現的,進去妳會更驚訝呢~。」   我們穿過一個很短的地下車道,走出來看到右邊是養殖魚的水池,走更進去左手邊看到了一個已封死的橋路,那裡面都是竹林,這段所走的路崎嶇。   「這真的是自行車道嗎?怎麼路這麼難走,騎自行車應該會摔死吧。」   「是很難走啊。我麻吉說這應該是給越野車騎的吧。」   「哈哈...,的確很像。」   走上前面一個橋時,原本被樹遮住的光線,突然大放光彩,橋的周圍旁都是水筆仔,濕土上還有招潮蟹與彈塗魚在那兒動。   「哇~~,竟然有這麼一個地方,好棒喔~。」她非常高興的表情看著周圍。   「這很讚吧!疑~?那隻貓還在啊。難道牠真的住這?」我看到上次與我麻吉看到的一隻貓在那睡懶覺。   「好可愛喔~。」她很快的走過去靠近那隻貓,而那隻貓有稍微看一下她,但立刻又繼續睡的的覺。   「這隻貓不怕生耶~。」她興奮的說著。   「是啊~,我們上次來時他也是躺在這翻來覆去的,超可愛的,而且過沒多久還跳到橋下,我麻吉還說牠該不會住這吧,肚子餓的時候還抓彈塗漁或招潮蟹來吃吧。」   「哈哈...,你跟麻吉很好啊~?」   「就是因為很好才叫麻吉啊,而且我們有很多共同的興趣。」   「喔~,我們來合拍一張吧,把貓也拍進去吧。」   我們與貓合拍完,散步於這木造橋路上,很輕鬆、很愉快的聊著天。   晃過了竹圍,也來到了關渡,走在真正熟悉觀賞水筆仔的路上,也看著看過的招潮蟹與彈塗魚,但感覺不一樣,剛那木造橋路是有種悠閒的安靜感,現在則是有種寬廣的輕鬆感。   來到關渡當然要去關渡宮拜一拜,走過那廣大的裡面,再去走一走忠義與復興崗,已是三點快四點。   「啊!該回去了,我們去坐捷運回淡水吧。」她看著錶有些著急的說著。   我們很快的回去,並且很快的往裡走去公車站牌,我看了一下公車站牌所經路線,我大約猜到她要去哪了。   很快的公車來,我們坐了一小段的路程,來到了漁人碼頭。   「還好還來的急。」她很開心說道著。   我們很快的走到漁人碼頭裡面,看到了.....。   <捷運的旅程,是因為有了妳,我才不孤獨的有耐性去實行。>                10   黃昏的美景盡收我眼中,這就是我所看見的,原來她這麼的趕,就是為了看這充滿浪漫的美景。   她很快的走到欄杆前面看那黃昏,轉過來充滿了燦爛的笑容。   「你快看,我就是要來看這黃昏。」   黃昏的背景,笑容的她,美麗與可愛交織出令我心跳漏一拍的一幅藝術畫,我整個人看呆了,一時之間只覺得我很幸運,能有這樣朋友的陪伴,能來趟捷運之旅,我的表情也跟隨著著她笑開來了。   「我剛在公車站已經知道是來漁人碼頭,但一直不知道原因,原來是為了這的黃昏啊。」   「是啊~!晚點還要看夜景呢,我們趕快一起合拍這黃昏吧,要不太陽下山很快的。」   正如她所說的,我們照完沒多久,天色依舊是亮的,但是太陽已經落入海平線中看不見了。   我們邊看著這裡的一些街頭藝人的表演,邊等著夜晚的來臨。   夜晚的漁人很美,那船光的流動,那橋的夜光,我們看的是夜景,所置身的地方也是夜景。   逛玩夜景我們坐公車回程,她玩累了,累的睡著了,可愛的臉龐靠著椅子,我看到只是微笑,然後繼續看外所流動的車子直到回到淡水我才把她從睡夢中叫醒。   我們晚餐吃這裡名產魚丸湯、阿給、炒米粉等等,吃完又買烤魷魚、鳥蛋、蝦捲、阿婆鐵蛋與飲料坐在河堤階梯上吃。   「這幾天我又要胖了,明天又要少吃點了。」她裝要哭的表情說著。   「你這樣肉肉的也很可愛啊!」   「討厭啦~。」   她要打我的動作,我很快的落跑,兩人很快樂的追逐著......。   「你怪怪的喔~。」仁傑以探究的眼神看著我。   「哪怪怪的?」   「你最近老是滿臉笑容,春風滿面,一定是...呵呵...。」   這是禮拜一的早晨,仁傑跟我即將要分開坐了,段考完後本因抽籤要換位子了,但是因為畢旅延後換位子,今天是我與他最後的早餐。   「哪有啊!只是...只是...。」   「龜毛講話模式又來了,快講啦。」   於是我從頭講到尾,仁傑聽了越笑越誇張。   「庭耀的春天來了喔~,哈哈...。」   「你也笑的太誇張了吧,我跟他只是朋友啦。」   「好好好,非常好的朋友。」   我與小瑀在平日也會通電話聊天,星期五我沒晚輔也會去逛街與吃東西,禮拜日捷運之旅行程依然進行著,我們一天一天要好,也過了兩個禮拜,進入第三次的捷運之旅結束。   坐在西門捷運站的椅子上等捷運來到,這裡是我們曾經一起幹「詐欺案」騙別人我是他男友的地方,這次來則是感覺不一樣,因為是為了旅遊玩而來,所以心情比當時輕鬆太多了。   等坐上回家的捷運,愉快的我們聊天著。   「我很久以前就想問了,為什麼起點要在淡水,不在我們都方便的北投啊?。」   「那是因為這樣才有旅行感啊,而且那裡慢慢對我有意義了。」她笑笑的回答。   「什麼意義啊?」她裝的很神秘得感覺說著。   「不告訴你。」   「那就不要說吧,但終點要設在哪啊?」   很快的到台北車站我們要走到淡水線搭車。   「不知道耶,到時再決定吧,對了,你覺不覺得愛情就像捷運一樣。」   她那可愛的眼睛看著我問著,我心中突然有種莫名的不安感,不是因為她的眼睛,是她所說的話。   「怎麼說?」   「有個幸福起點開頭,每一站都有每一站的不同美好回憶。」   她眼神越來越溫柔看著我,讓我有種無法說出話的感覺,所以是由她繼續說著。   「而我漸漸發現那淡水捷運站,就是我的幸福起點。」   這時剛好到了等候區,我們的腳步停住了,我看著她,她看著我,我們倆彼此很沉默,只聽見週遭人群吵雜聲不斷,捷運進站聲也不斷傳進耳中。   <她的不在,妳的陪伴,我的心究竟是要放在何處?>                 11   鐵軌與捷運交錯聲不斷,不斷的傳進我耳裡,腦中一片空白,只看見可愛的小瑀站在我眼前,我很亂,很亂......。   捷運開門我立刻轉頭走進去,小瑀很快的跟上我,一路上很靜,一個漫長的安靜   到了北投,我們倆走下樓梯,在樓梯前我突然停住看著她,她很安靜的看著我,我開口了。   「有幸福的起點,但也會有終點的時候,不早了,早點回家休息吧,再見。」我講完很快轉頭走向出口。   「再見。」看不見她的表情,但聲音卻聽的很清楚,很輕柔,很輕柔。   我走出捷運沒多久,手機簡訊聲想起,我很慢慢的拿起來看,看著發光的影幕上,是她傳來的。   記的喔~下禮拜的起點站。             小瑀   很短的簡訊,我卻看的很久,我該如何是好?我該怎樣去面對?我不想再去想,但這些問題不斷跑進腦中圍繞著我,我究竟該如何......。   連續兩個禮拜,我都沒有去那所謂的幸福起點,而且手機也是整天關機,所以不管是她的聲音還是人,都消失在我身邊......。   禮拜五重補修完,我與仁傑回教室整理書包準備回家,為何重補修也有他在身邊呢?這問題可就問的好了,我們很奇怪的也很麻吉的在這學期重補修科目竟然都一樣,我和他都覺得很訝異,他也很懶的管,所以他說重補修時間都由我來選,所以我哪科夜校就夜校,哪科日校都日校,重補修我們形影不離,ㄜ~,這麼講好像很噁心,但我們也不想,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所以故事繼續。   他很快的整理好在外面等,看他很愉快的與阿偉聊天,我還再整理書包的時候他走進來問。   「你要跟阿偉他們去吃飯嗎?」   「不了,不想去。」講完想說沒有人等,所以將速度放慢整理。   「...,這幾個禮拜妳跟小瑀玩的還愉快嗎?」他沉默看我一會,講出一個讓我整理速度更慢的話。   「我...我有兩個禮拜沒去了。」我停住動作看著他講。   他轉身慢慢走出去,他微笑的跟阿偉講一下話。   「那你們先走吧。」他很快講完走回教室。   「快點啦,我們去吃飯。」他微笑的表情叫我快點,我想不透他。   我們很快來到士林國中附近,走進一家我們每隔一段時間就來的池上便當,點了我們常點的雞腿便當,坐到常坐的位子上,並且講了前兩個禮拜與小瑀的事。   「嗐~。」他深吸一口氣,很快的也嘆氣。   「怎樣?」我吃著美味的池上飯,邊問著他。   「我只能跟你說終點有很多意義,剩下的你自己想吧。」他就丟了這麼一句話,不再提起我與小瑀的事,聊起別的事。   禮拜六晚上,聽著王力宏的「你不在」,我逛著網路,看著各種文章,也逛到仁傑開的家族,看著家族其他人的文章,看著仁傑寫的文章,想著小雯,小雯即將的不在。   突然間MSN聊天視窗開啟,出現了一個很陌生的暱稱─「笨金魚」,但因為有帳號所以很快的認出來是仁傑。   笨金魚:哈嘍!   黃昏:???你怎麼暱稱換成笨金魚。   笨金魚:因為想換換暱稱啊。   黃昏:怎麼會想到這怪名字啊?   笨金魚:藤井樹不是有本書叫「聽笨金魚在唱歌」。   黃昏:點點點...。   笨金魚:幹嘛?不行啊?   黃昏:行~你愛怎麼改都行。   笨金魚:恩~這樣才乖。   黃昏:再度點點點。   笨金魚:還再度點點點勒。   笨金魚:讓我猜猜你在聽什麼?   笨金魚:周傳雄的黃昏是吧!   黃昏:錯,是王力宏的你不在。   笨金魚:......。   黃昏:怎了?怎麼換你點點點了?   笨金魚:你還在想小雯啊?   黃昏:......。   笨金魚:我猜對啦?   笨金魚:但是終點的意義你到底想到了沒啊?   黃昏:沒。   笨金魚:是沒在想小雯還是沒想到終點意義。   黃昏:有想小雯,但沒想到終點意義。   笨金魚:......。   黃昏:我還是想不到終點意義,而且一直很想小雯。   笨金魚:嗐~你慢慢想終點意義吧,至於對小雯的思念,你想到終點意義就會明白了。   黃昏:會嗎?   笨金魚:會的~你慢慢想,我要去玩RO了,88。   黃昏:掰~。   MSN的聊天與朋友名單「笨金魚」立刻變成忙碌,我繼續聽著你不在,繼續看著文章,沒多久躺坐再床上想著終點的意義。   <聰明的笨金魚啊,黃昏實在想不透何為終點的意義啊。>                  12   喘氣的跑到北投捷運站,很快的通過出入口,走進捷運站裡腳步漸漸放慢,踏上手扶梯靜靜的被送上去......。   禮拜天早晨七點時我坐在電腦螢幕前發呆,突然間MSN的聊天視窗又開啟,暱稱出現的又是「笨金魚」。   笨金魚:......。   黃昏:怎樣?   笨金魚:你還在啊?   笨金魚:你該不會一直想終點的意義想到現在吧?   黃昏:哪有啊。   黃昏:我看一下網路文章,然後躺在床上想一下終點的意義,接著又看網路小說。   笨金魚:喔~。   黃昏:還有逛網路啊   黃昏:看網路文章啊   黃昏:聽音樂啊   笨金魚:.......。   黃昏:總之一個凌晨做很多事啊。   笨金魚:恩。   黃昏:倒是你該不會玩了一個凌晨的RO吧。   笨金魚:哪有啊。   笨金魚:我玩到凌晨五點多就開始寫文章了。   黃昏:那還是差不多一個凌晨了啦。   笨金魚:是嗎?沒差拉。   笨金魚:你究竟想到終點意義了嗎?   笨金魚:不對耶,你怎麼還在這?   黃昏:???   笨金魚:你不是跟她約七點半。   黃昏:我還是沒想到終點的意義,所以也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她。   笨金魚:你真的是笨蛋耶。   黃昏:我???   笨金魚:你給我安靜,看我打完字。   黃昏:喔。   笨金魚:我叫你安靜還喔。   笨金魚:終點的意義有很多種。   笨金魚:只是看你如何去看到這終點與所到的終點是到哪。   笨金魚:終點不一定是結束,有時是一個新的開始。   笨金魚:我講完了,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   黃昏:......。   笨金魚:只有點點點啊,你倒底了解了嗎?   黃昏:大致上了解了。   笨金魚:那還再拖什麼時間,快點去你的幸福起點站找終點站啊,88。   黃昏:掰。   我立刻下線關掉電腦,背起側背包包,拿起相機與手機放進背包裡,很快的跑向北投捷運站 。   坐上捷運的我,看著窗外的風景,腦中想的不是小瑀,卻是小雯,與小雯的回憶。   想起與她在畫室的相遇的那刻。   「你在這畫室補喔,以後請多多指教喔~。」她以那柔美的笑容對我說著。   想起與她約會去看電影時。   「這電影製作的感覺真是好的沒話說,我將來一定要製作比這個好的電影。」看完電影的我興奮的說著。   「如果有的話,首映一定要邀請我去看喔,所以你要加油喔~。」一樣是那柔美的笑容。   想起我們分手的那天。   「庭耀!與你交往這段期間我很快樂,我很愛你,你也真的很愛我,對我很好,但為了我們將來好,我只好跟你說分手,我希望你能追逐到你的夢想,並且祝你能找到更好的幸福。」她邊說著,充滿淚的眼框也留下來了。   我腦中充滿與小雯的回憶同時,也快要進入淡水捷運站,我開啟那許久未開的手機,裡面有九封簡訊。   捷運進了淡水站,我走出門外探巡視周,看見了她坐再捷運站的另外一頭,低著投看著她手上的手機,看見她的我,不斷想著小雯的思念突然間沒了,變成一片空白,沒有任何的思緒。   我從這頭已很緩慢的步伐走過去,開啟手機簡訊來看。      已經過半小時了,你怎麼還沒到?是有事嗎?                     小瑀      已經八點半了,我打你手機都是關機,你是怎麼了?                        小瑀   九點半了,你都沒來,我只好先走了,下禮拜要記得來喔。                          小瑀   這禮拜你手機依然打不通,如果看到這簡訊要記得禮拜天的捷運旅行喔。                                 小瑀   今天是我們的捷運旅行日,你依然手機關著,你怎麼了?你看到這簡訊趕快打手機給我,我可以等你久一點。                                 小瑀   已經八點了,你會來嗎?打一通電話給我吧。                      小瑀   九點半了,你在哪?我好想你。              小瑀   十點了,我先走了,我真的很想你,所以看到這簡訊真要記得打電話給我,傳簡訊給我也可以。                                 小瑀   你上兩次沒來,但我還是在等著你,我好想好想你,所以今天要記得來喔。                                 小瑀   看完簡訊,與她只差那一、兩公尺,她還是低著頭看著手機沒注意到我,眼神很黯淡,我突然間感到有種很心疼她的感覺,我竟然讓她等了那麼久,我立刻傳封簡訊給她。   抱歉,讓妳等這麼久。           庭耀   過幾秒她手機簡訊響起,她非常著急的樣子看簡訊,看完她轉過頭來看見我,站了起來,眼中漸漸濕了,好像有話要講卻又講不出的樣子。   「抱歉,那妳等那麼久。」很心疼她的我,先開口了。   「不...會,只要你來,我等的就很值得。」她哽咽的說話,感覺眼淚好像就要流下來的樣子。     「都怪我一直逃避,害妳等那麼久。」   我邊說著,她的淚也慢慢的流了下來,看見這樣的她,我更心疼了,所以我更必須繼續把話講完。   「這幾天以來我一直思考妳所謂的幸福起點,還有終點的意義,直到今天凌晨我麻吉點醒我,我才恍然大悟。」   她淚越流越多,流過她臉頰,不斷的從她那可愛的臉龐滴落而下。   「這裡是幸福起點站,而我的終點站,在妳心裡,我.愛.妳。」   「我也愛你。」淚流滿面的她講完,突然抱住我。   我這時空白的思考突然間充滿了與她的回憶,不是小雯,是小瑀,與小瑀的回憶。   與她相遇的那一天。   門漸漸關起來,我愣住的看著她,她也是愣住的看著我,完全關上時,透過窗只看見她突然笑了出來,笑的很開心、很燦爛。   還她吊飾的那一晚。   走出捷運門,轉向要走往下的樓梯,突然間她笑笑的從我面前探頭。   詐欺案的那一時。   「對了!你當我男友好不好?」   「什麼~~~!」我的聲音大到這一車廂的人幾乎都往我這看過來。   捷運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