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執著我們的路 青春永不落幕
  • 1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213

  「元振,你不覺得我們好像都進出自如嗎?」我手中拿著跟同學借來的課本交給我正在對話的人。   「是啊!是很進出自如。」他接過課本然後放在影印機上影印。   我與元振兩人正在學校旁邊的7─Eleven裡面影印著今天課堂要用的卷子,而現在時間是九點多還不到十分,也就是上完第一節課的下課,本來學校門禁很嚴的,學生在上課期間不得自由進出這學校門口,但不知道為何今年這暑假都任由我們自由進出,連上次我早餐沒買肚子餓,上完第一節課就跑出去買早餐回教室吃都沒事。   「印好了!還要買些什麼嗎?」他將剛出爐熱騰騰的卷子交給我。   「沒有,趕快回去吧,快上課了。」我看了一下錶很快的回答他。   我們結完帳,很快的走回學校,將課本還給同學,並且很快回到各自座位,但因為暑輔,回到各自的座位是很隨性的座位,我與剛一起去影印卷子的元振坐在一起。   「ㄟ!徐浩,我們今天午餐去吃漢堡王吧!」上課上到一半他突然講午餐。   「好阿!去漢堡王吃,你上班不會遲到嗎?」   「不會!去那吃完後再到大直搭公車反而比較快。」   中午很快的坐車到中影那的漢堡王,在那邊享受午餐邊聊天,快吃完時,他提議陪他用走的去大直,而我從這就可以坐255公車回到外雙溪二站那舒適的家了,但是在他囉唆下只好陪他走到大直。   我就陪著我那「好朋友」走過那因汽機車排放廢氣令我呼吸困難、肺機能降低的自強隧道,真是既浪費我時間又殘害我生命。   陪他等完車,總算可以回到我那舒適的家,但我不想再一次殘害我的肺,所以下定決心等那難等的213回家。   我走到車站開始等待,十五分鐘過去,心情保持著愉快﹔三十分鐘過去,面無表情的等待﹔四十五分鐘過去,開始安慰自己213一小時一班,就快來了﹔一小時過去了,心情煩躁不再虛假的安慰自己﹔過了一個小時又十五分鐘,開始懷疑有沒有213這班公車﹔就這樣等了一個小時又三十多分鐘,我決定找找附近有沒有工具可以拆掉這不存在的213這站牌。   找著找著沒找到工具,倒是找到了...一個女生,她從前面走過來,走到從前面數來第一個站牌停了下來,就在看見她直到停在第一個站牌的時間,那幾秒間好像可以感覺我的心臟強烈的跳動了一下,眼睛完全移不開她身上,心動這名詞,我總算在剛剛被她的外表與所散發的氣質,深深的體會到了。   就這樣我與她隔著五個站牌,她在頭,我在尾,我不斷看著前面,看著公車是否來順便看著她的背影...不,應該說是看著她順便看著公車是否來,這時想到她是坐哪部公車的,好佳在我在最尾,公車站牌一覽無遺,一共有七個站牌,每個站牌都有兩號公車,七乘二等於十四,嗯~,我的算數還不錯,就這樣邊等公車邊等邊數過了幾班不同的公車。   在邊數邊等的期間,突然想起老媽問過我敢不敢搭訕,我回答不敢,老媽說這樣我怎麼交的到女朋友啊,現在想起,搭訕這念頭不斷盤旋在我腦中。   我決定鼓起勇氣向前走,大步向前,信心十足,走到前面數來第四個站牌,突然看見她微微一動,我整個人立刻右轉,頭敲向站牌,內心吶喊著「I am 俗辣。」   很快的過了三十分鐘,我依然在第四個站牌,我在大直也待了兩個小時,而那三十分鐘內走了十三輛不同的公車,就只差一輛沒來,213。   我突然有些高興,但也想說她會不會不是在等車,而是在等人,就當想到這時她突然招手,前面開來的是213...。   <前面開來的是213,在背後暗戀妳是我的心。> 2   開學了,高三考試生涯開始了,也是忙碌的畢業展的開始,我也沒再遇到暑假中的那女生。   那天我坐在她...旁邊?這是期待與幻想,現實是我坐在隔了她三個座位的後方,這樣一路邊看風景邊看她,直到我下車,所以就這樣,我只知道她住的比我還更遠,其他名字啦、學校啦等等都不知道。   「張.徐.浩,我叫你有沒有在聽啊?」沉靜在那天的回憶就被一道聲音打破。   「啊?怎樣?」被拉回現實的我很快回答。   「我叫了你很久耶。」元振以不耐煩的嘴臉對著我。   「喔!那到底是怎樣。」   「今天下午有才藝表演。」   「我知道今天下午有才藝表演啊。」   「但重點不在才藝表演啊!」他這樣講真的很欠扁,我快要考慮拿我前面的桌子砸他,但這是我的座位,所以很快的放棄這念頭。   「重點不在才藝表演又跟我講才藝表演,你到底想說什麼?」   「今天有個正妹學妹要表演!」   「正妹學妹?」疑惑的臉漸漸佈滿我的臉。   「是啊!正妹學妹,跟我們同一棟樓,她在一樓,很有名的。」他很興奮的講道,快要手足舞蹈起來了。   「嗯!喔!沒聽過。」我只是靜靜的回答他一句。   「沒聽過!」他像看到稀有動物似的瞪大眼睛看著我。   「就是沒聽過。」   「那總有看過吧!」   「沒聽過哪來看過啊,你在搞笑喔。」   「我開始懷疑一件事。」   「懷疑什麼?」   「懷疑你的性向啊!你究竟是喜歡男生還是喜歡女生?看來我要小心點,要不然哪天被你...。」   「都你在講。」   「本來就是啊,跟你講正妹一點反應都沒有。」   「正妹就正妹,何必大驚小怪。」   「算了!跟你講這個很累,換個話題。」   換話題?但是他換個話題還是脫離不了才藝表演,心情如此浮躁,我看他很期待下午的才藝表演,究竟是哪位正妹學妹讓他心神不寧,真想瞧瞧,但我想她再正也沒有那天我遇到的213女生美吧,不過我這麼想就...。   「五號吳心渟,表演鋼琴演奏。」麥克風傳出介紹後,我正想要瞧瞧是怎樣的正法?人一走出來我瞬間石化,天啊~,原來元振口中的正妹學妹是她,213女生。 我就這樣以石化狀態看著她走向鋼琴,敬禮、轉身、坐下,她手微微一動,第一個音瞬間將我的石化狀態打破,因為她不僅人美,連彈起鋼琴也是以美來稱讚,柔情的鋼琴聲,一個鍵、一個音的敲動我的心,這樣連綿不絕傳了過來,整個人的心放鬆了不少,而眼睛也未從她背影離開過,直到結束。   <妳的身影印在我腦海中,妳的鋼琴樂敲動我的心。>                 3   腦中充滿她的身影,口中哼著她彈的歌曲,眼睛看著地上的垃圾,手中拿著畚箕與掃把將垃圾掃起。   雖然才藝表演已經過了一、兩個禮拜,但仍不忘她的身影與所彈出來的鋼琴聲。   在那才藝表演過後,我其實有去一樓碰碰運氣,以會不會看到她的心態晃晃,但我跟她好像沒緣分似的都沒碰到面,難道上天注定我只能看著她兩次的背影,但我依然不放棄,想說有空再去碰碰運氣,不過就算真的碰到又能怎樣,頂多看著她又進入我眼中,然後再從我眼中消失。   「徐浩!放學來打球吧。」幾個同學叫道著。   「嗯!好啊。」心裡一直想著她也不是辦法,等回打幾場籃球把她暫時忘了吧,加上好久沒打籃球了,今天又是週五,就給他好好打個夠吧   三對三籃球,場上傳球,接球,投籃,上籃,今天狀況比平常來的好很多,投球的手感剛剛好,活動力也足夠,身體也夠靈巧,今天我們這隊難以被擊敗,一位同隊同學在三分線投球,我立刻到籃下屏息等待籃球落下那一刻,看是投進還是籃板球。   聽見幾聲,看見球又彈出來,是籃板球,幾位同學與我跳起來要搶這顆籃球,但球彈的似乎比我們想的還要遠,彈越出我們人群頭上,落在離界外邊線距離不遠處。   我一落地立刻衝向那裡救球,因為是放學,所以有來往的人群走動,我從一群人前面衝過,球已飛到界外,我立刻跳躍了起來接球,身體凌空以手力欲將球傳回場內,看見剛剛我從前面穿過的人群正好在我正前方擋住了傳球路線,我使上腰力想將球傳高點越過人群,不傳高點還好,一傳高點竟然力道不夠,高度傳回去剛好是人頭部的高度,一瞬間,一個聲音,果然還是打到人了,而且打到的竟然是她,吳心渟。   球因打到她彈開,球落地同時間她的眼鏡也跟著落地,我看見先是呆住一秒,接著立刻衝過去。   「對不起!對不起!妳沒事吧?」我很著急撿起她那已歪曲變形的眼鏡。   「沒關係!我沒事。」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聲音,感覺很輕柔,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舒暢感覺在我心裡,但若第一次聽到她聲音是要打球用歪她眼鏡換來,我寧願不要。   「眼鏡有點歪,我幫妳調一下。」很快的我跪在地上開始調眼鏡,而旁邊多了一些煩躁與尷尬的聲音。   「不要亂用,眼鏡會用壞。」這是她旁邊的同學說的,有點讓我想扁她,但我是紳士,不會亂打人,尤其是女生。   「放心吧!我眼鏡也常常歪掉,所以修這個我很有經驗。」我回應那些在旁吵的女生,也讓她好安心點。   「你弄傷人家,以身相許了啦!」這些話當然是我那些欠扁同學講的,我只是不答,因為這話實在太尷尬,我也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好了!妳戴看看吧!」我將調整好的眼鏡交給她。   「真的很對不起!應該可以戴吧?」我內心感到非常的歉疚看著她。   「沒關係!可以戴。」她用很溫柔親切的笑容回應著我。   「走啦~。」她身旁的朋友們拉著她,那一瞬間她好像要開口講些什麼似的,但還來不及開口就被拉走了。   我很快的將身邊的球撿起,繼續還未打完的籃球,但投籃的手感不見了,活動力也沒剛剛來的好,身體也漸漸遲鈍,因為心裡想的都是她。   <這樣的交談我寧願不要,因為傷在妳身,痛在我心深處。>                  4   禮拜五是很寂靜的夜晚,五天上課的疲憊加上放學後的運動,整個人躺坐在床上看著小說,聽著周杰倫的CD,當第六首的「妳聽的到」前奏一開始,我闔上書想起今天下午的事,她對我的印象不知道怎樣?我想應該不好吧!畢竟頭一次說話竟然是她被我救的球打到,現在的我只感到很累,慢慢閤上眼睛,慢慢的入睡。   週六下午我人坐在士林捷運旁的怡客咖啡廳,剛剛享用完午餐,看著我帶的課本與小說,真是感到非常悠閒。   將餐具整理,課本與小說收好,要走時我看見一個非常熟悉的背影,是彈鋼琴的213正妹學妹,ㄜ~綽號好像越來越長了,算了,不管綽號這問題,因為昨天的事我想跟她好好說聲抱歉,所以我走向她。   「吳心渟!」我走到她背後時叫她名字。   「啊?你是昨天那位。」她先訝異一下,但立即認出我來。   「是啊!昨天真對不起。」她認出我來,我當然先對昨天的事道歉。   「沒關係!我沒事,不要那麼在意昨天的事,對了,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她很客氣很溫柔的問著。   「因為才藝表演介紹有說名字啊,我應該沒記錯吧。」   「喔!我也差點忘了才藝表演時有講名字。」她吐吐舌頭笑著說。   「而且妳本來就很有名。」   「我很有名?我怎麼都不知道?」她一臉充滿疑惑的表情。   「這是我聽我朋友講的,還有很多其他關於妳的事也聽很多人談起。」我開始慢慢的跟她說一些我聽到她的傳聞,她也請我坐下來聊,兩人就這樣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一下扯東,一下扯西,一下話題又回到她身上,就這樣聊了一下午的時光。   「我都不知道原來我這麼有名。」她笑著說。   「是啊!還有很多人暗戀妳呢!」我這麼講其實是想探一下虛實她是否有男朋友。   「喔!是喔!你該不會是其中一位吧?」她回答讓我驚訝,沒探到是否有男朋友,反而被她這樣問。   兩人就這樣突然被一陣寂靜與尷尬圍繞,我腦中又突然想起我老媽的話,不敢搭訕怎麼交得到女朋友,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話突然閃過關係,還是我怎麼了,我竟然...竟然開口打破寂靜。   「是!我喜歡妳。」   接著又陷入幾秒的寂靜,我們兩人對看了幾秒,突然間手機響起,是她的手機響起,她接起電話,然後講了幾句,很快的掛掉。   「抱歉!我臨時有事,下次有機會再聊。」她講完立刻收好東西匆匆忙忙的走掉,留下我一人在那...寂靜。   <兩人的寂靜是種尷尬,一人的寂靜是種寂寞。>                  5   接著又開始上學,這一個禮拜依然沒遇到她過,是真的沒緣分呢?還是她在避開我呢?真不敢胡思亂想,但又會不自覺的想。   「張.徐.浩,每次都要我叫你很.久.喔~。」元振那不耐煩的臉又出現在我面前了。   「喔!真抱歉。」我看了他一下,冷靜的講完話便轉過頭去,繼續趴在教室前扶手台,繼續沉思著。   「你把我李元振究竟放在哪裡,每次叫你都叫很久。」他突然又出現在我面前。   「我把你放在地上,並且踩一踩,然後再踹開,可以了吧。」這回答夠高明了吧,雖然真的很想這樣做。   「ㄜ~你心情不好喔。」只看見他靠扶手台,喝著飲料。   「還好啦!只是有點煩躁,你不會懂的啦!」我轉頭看著樓下的風景與人。   「你不說我是真的不懂,說來聽聽唄。」   「我喜歡上一個人。」我很平靜的講。   「喔!誰啊?」他很平靜的回答。   「我喜歡上吳心渟,也就是你口中的正妹學妹。」我很平靜的講。   「喔!你喜歡吳心渟,啊?正妹學妹!」他先是平靜,突然又以很驚訝語氣的回答,然後瞪大眼睛看著我。   我將整件事從頭到尾跟他講,他那看稀有動物的眼神又慢慢的出來了,然後他好像若有所思的表情沉靜著。   「你說我怎麼辦?」竟然講了都講了,當然是順便問問他意見。   「嗯~這樣我不會再懷疑了。」他的建議回答很怪。   「懷疑什麼。」   「你的性向啊!」竟然還在講上次的事。   「我跟你講這個,你跟我說那個,算了,我自己一個人煩。」   「好啦好啦!我開玩笑的啦,只是想緩和緊張的氣氛。」他嘻皮笑臉的說著,我開始懷疑他能給我解答嗎?還是我一開始就問錯人了。   「是要緩和你緊張的氣氛還是我緊張的氣氛。」先損損他再說。   「都有啦,說正經的,依我多年的經驗,女孩子...。」他一副正經八百的樣子。   「你有經驗可言嗎?」一損再損為損人的最高境界,真是爽快啊!   「我是真的有經驗的啦,讓我說完啦。」   「好啦!快講吧。」就先暫且聽聽元振的經驗,等時機來臨時再損也不遲。   「突然告白,正常女生大多會不知該如何回答,所以你就給她一點時間想想吧,以後有機會再問她答覆也不遲。」   「嗯!看來你是真的有些經驗,我就等機會來臨吧。」   「我當然是真的有經驗啊!你就等待機會吧,因為你算很幸運了。」   「怎麼說?」我疑惑的問著他。   「如果她有男朋友應該會直接說她有男朋友,如果她討厭你,那應該也會當下立刻拒絕你,但兩樣都沒有,表示你還有機會。」他說的有條有理。 我還能說什麼,當然是抱著最低的那一點點希望等待機會吧,真不知道是否會有機會聽到她的答覆?聽到時會是天堂還是地獄呢?我無法想像,現在還是讓我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好了。   <我等待著再次遇見妳,也等待著妳的答覆。>                  6   又是好一個週六,我人正在雙溪二站公車等候處,在這等著公車坐下山吃午餐,這就是住山上的壞處,買東西、吃東西都很麻煩,但也有些好處,夜晚時很寧靜,平日空氣新鮮,常與大自然接觸也比較健康。   我平時下山吃飯都是看哪班公車先到就坐哪班,但這裡也只有往士林的255與往大直的213兩班公車,兩班車雖然都不好等,但是255確實比213好等很多,所以大多都是坐255前往士林吃飯,但今天我該去簽樂透了,竟然來的是213。   看見213又讓我想起吳心渟,走上去坐在上次看她背影的座位,心中有無限感觸。 愛需要理由嗎?有時感覺對了,就是喜歡,愛那人哪裡,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這麼簡單的喜歡著、愛著。   我第一次見到吳心渟,連名字都不知道,就連同校了一年都不知道這人存在,但就是被她深深的吸引,接著見幾次面,交談幾回更是讓這份情根深蒂固的在我心理萌芽。   吃完午餐後,我一路從大直國中附近晃到自強隧道前的車站,這就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的地方,我這次站在第一個站牌前,靜靜的看著她上次站的地方。   「我還沒問過你叫什麼名字呢?」一個溫柔又熟悉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我立刻轉頭,是她,吳心渟。   「妳...妳怎麼在這?」我很驚訝的看著她。   「因為我想說搭上哪班車就去哪吃中餐,你呢?怎麼也在這?」   「我也是啊。」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竟然兩人都想的一樣。   兩人突然又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沉靜了下來,經過一陣寂靜後她先開口了。   「上次說喜歡我,是真的嗎?」她明亮的眼神透過眼鏡看著我。   「是...是啊。」突然間感到莫名緊張。   「在剛進入高中時,我常常與同學坐在教室前的小川堂,那可以看到籃球場上的一舉一動,我與同學聊天時都會看看籃球場,漸漸有個身影吸引著我,那個人雖然不是說很帥,球技不是場上最好的,但卻讓我很注意,我越來越在意那個人,我慢慢的喜歡上他。」她很緩慢的講了一段。   「那...那是?」我心情頓時跌到谷底,因為她竟然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那個人,上個禮拜六在怡客咖啡廳裡跟我告白。」她低下頭看著地上,很輕、很柔、很小聲的說出。   竟然已經跟她告白了,我心死...疑?等等,怡客!上禮拜!那是我跟她告白啊,難道說。   「難道說那個人是...。」我食指指向著我自己,她微微點點頭。   「我那時聽到你的告白嚇了一跳,也不知所措,剛好那時又接到電話有事,所以很快的離開逃避,但我這幾天想清楚了。」   「想清楚?」我很疑惑的問著。   「我們先做朋友,讓彼此更加了解,而會不會更好就交給將來。」   聽到時我心情猶如飛到天堂般,原來我們之間的情誼早就醞釀著,只是時機與緣分未到,直到上次籃球事件。   「妳好!我叫張徐浩。」我看著她並且微笑的說著。   這次213上是真的與她坐在一起,不再是幻想與期盼,我們雖然對彼此都有份情誼存在著,但想按部就班的先從交朋友開始,讓雙方能更加了解對方,而是否會成為情人...那就交給將來吧。   <我與她的情存於現在,我與她的愛交給將來。>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