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執著我們的路 青春永不落幕
  • 1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男&女 第一章 之二

  「什麼鬼啊?」我的第一個反應。   「我們聯誼還差一人,就決定是你。」   「你他媽的誰決定的?」我不疾不徐的將包包放好。   「我。」   「靠!」   許健仁,我大學好友兼室友,興趣是到處虧妹,可別看他只是虧妹,他還虧出他自我的一套理論,怎麼虧怎麼都有能他的道理,更加運用在設計上。   例如我們上禮拜在設計個人海報作業時,兩人一起去輸出店輸出,當我看見他的海報時,他自拍全身強而有力的肢體表現,再運用彩色與黑白交錯設計出一張海報,他就講出了不是人話的人話:「我的這張海報道理就跟吸引妹的注目一樣,就是要表現大膽表現,行為卻又細膩到不拖泥帶水,雖然在言行舉止上要令妹感到多采多姿,但在小地方上又要帶點質感的神祕。」最令我匪夷所思的是他的海報讓課堂老師很讚賞,雖然我也不得不承認他的設計出的作品讓我折服。   「何時?何地?」就算死也要知道何時何地。   「禮拜六,十一點新崛江麥當勞。」健仁很得意的雙手環抱胸說。   「你她媽的聯誼選在普通的速食店,而且又是在小鬼頭們愛亂晃的地段,這哪門子的好聯誼。」我坐下將電腦打開。   「拜託,我們只是窮學生好嘛,選在簡單的地方就好,重點在於活動、活動,活動你懂嗎?」他在講這段時手慢慢搭載我肩上。   「是是是‧‧‧」我將他的手挪開,好減輕我身上負擔,能夠輕鬆的登入MSN。   「所以一句話,參不參加!」健仁以認真且堅定的眼神看著我,我也看著他沒移開,連MSN噔噔噔的登入聲連續響起時都沒轉頭,這是對他盡相大的禮貌在思考,要去?不去?。   心裡大罵了一聲:幹!「去。」然後我頭繼續看朋友在MSN上的離線留言。   「很好很好,孺子可教也,這樣人數就齊了。」這傢伙邊轉身邊自言自語的走回自己的位子。   為什麼會答應呢?其實我也沒什麼好拒絕,既單身假日也閒的發慌,去了對我沒什麼壞處,不僅可以跟朋友們更有凝聚力(因為互助合作的追妹,但如果同時很多人都看上同一個妹,那就另當別論。)又可以多認識一些新朋友,何樂而不為,但未何又會遲疑?或許聯誼表現上是結交朋友聯絡感情,但私底下不管男女都是暗藏波濤洶湧的情感想找一找另一半,看看自己的真命天子、真命天女是否就在聯誼之中出現,當然我不可否認這也是一種方法,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有關情感兩字,我就特別遲疑。   MSN突然有新的聊天視窗跳出。   只是個睡夢中的幻影:你回到宿舍了?   雖然是新的狀態暱稱,但這樣的狀態與所問的,還不用看帳號我很快就知道的是雅娟,兩人互相關係很明確,但不免看到這狀態心頭一酸,我打算假裝沒注意那狀態暱稱的回答。   如風的向前:是啊,而且才一回來就被我的室友拗去聯誼   只是個睡夢中的幻影:呵呵~好像很有趣。   如風的向前:是感覺滿有趣的,所以也答應了,去玩玩   只是個睡夢中的幻影:到時再跟我說有沒有釣到妹   如風的向前:一定   沒等她先回我就拿起菸盒與打火機起身慢慢的走去陽台,火光之間點燃了菸,深深的吸了一口,讓煙進入我的肺中殘害,在還沒殘害殆盡我又深深的吐出,希望連同我心中一種不可言喻的感覺一起帶走。   這是一種模糊得地帶感覺,明知道我們的關係只是如此,但畢竟是人嘛,久了一定多少帶著些許感情,但又不是那麼明確,誰也無法拿個定奪,當然不只是雅娟,當中也很多與其他女生的小插曲,同樣是那模糊的感覺,無法確定自己的情感,這也是為什麼我對情感兩字,會感到這個遲疑的原因。   <模糊地帶的感覺,總是有一個看不清楚的身影存在著。>               4(女生)   當夜晚關掉大學生們平日中必需的電腦,會發現一件事,世界盡然是可以如此的寂靜。   沒有音樂的伴隨,沒有上線被人連敲的聲音,沒有主機運轉個不停,只有手上拿著酒杯,就算看著窗外的不算很好看的夜景,卻也能夠令人格外的平靜。   最後我還是沒對慧萍說那專輯背後的故事,就正當她屏息凝神要聽之時,我就說了一句突然又不想講了,她整個傻住,我則是微笑的跟她說了一句晚安後走回房間,賣了一個很大的關子讓她的心癢癢的,報了她在我身上亂搞的一箭之仇。   不過當下那一瞬間還真的有想要說的衝動,但也真的很快就消失,其實過去沒有什麼轟轟烈烈的愛情,但總是有許多讓人感觸很深的回憶,在某些時間某些地點,各方面的薰陶之下會慢慢的凝聚在心中,然後再慢慢的曠散開到全身的每一部分,就是那短短的一瞬間,會存在著那股衝動想向人說出感受,但也就是真的一瞬間。   輕酌小酒看著窗外,焦距由外面的景色漸漸對焦到玻璃上的我,從透明玻璃中看見反射的自己感到很不真實,上了大學後一直忙碌的我也讓我感到很不真實,生活中存在得太多不真實感,究竟又什麼東西能夠讓我感到真實?在這寂靜之中我很想找到。   碰!的一聲,房間的開門聲打破了一切寂靜,隨後又是她的喧嘩聲「快快快,給我一個答案!」慧萍沒頭沒尾就這樣走到我面前問著。   完全摸不清頭緒的我只能眨眨眼看著她「什麼答案?」   「這禮拜六有場聯誼,妳要不要去?」她像小孩子期待著拿糖果的眼神看著我。   「我可以說不要嗎?」我整個靠著牆攤著著說,雖然我已經知道答案是。   「不行。」完全沒遲疑。   「這就對了,那還來問我幹嘛。」說完我繼續喝著手中那杯酒。   「當然是尊重妳嘍」   「我完全看不出哪裡尊重耶。」我將喝完的酒杯往她的手裡一塞。   「當然是當面說的誠意問題,反正就這個說定了,這禮拜六喔。」她一邊說一邊走向門口,當然很有良心的將空杯順便帶走,不過倒是很沒公德心的沒隨手關門,只好我自己走過去關上。   關上鎖上門,反身靠著門嘆了口氣,全身放鬆的順著門慢慢的滑落坐地上,一切又回到寂靜的世界。   突然笑了一下,或許是因為慧萍這樣活潑無俚頭的行為,才讓我偶爾有真實感,我們的友誼就是這樣一直延續下去的,或許常常讓人有些頭痛有些無奈,但也很歡樂。   可能是因為我總是很認真努力的再做每一件事,在每一次的努力當中總想找到一些什麼,但沒有一次是找到的,我自己究竟在追尋著什麼?真實的自我嗎?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還是起身回到普通的大學生,開啟電腦讓音樂繼續填滿我安靜的世界,連上線看看別人的世界,在大學多采多姿的世界當中,一定有我所想追尋的答案。   上了MSN之後,看著朋友群我竟然也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敲誰,突然敲人問怎樣才能找到真實的自我,我想被我問過的人一定會回罵個神經病,然後按右鍵選個封鎖,還是別做蠢事好了,就先掛著,繼續不真實的投入那未完成的作業好了。   無意間竟然看見某個熟悉的帳號這麼晚了也在線上,我停頓了一下,約一秒後我拿起了桌上的筆,繼續未完成的作業。   <曾經的我很真實,只是被你給帶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