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執著我們的路 青春永不落幕
  • 1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交錯的日夜 第四章

              16   看著左手上的錶,時間接近四點半,我人在捷運劍潭站等著筱雯,因為以前跟筱雯借的書,昨天我們在網路上聊到,想說剛好趁著今天來士林,剛好她也要來附近就順便還。   「有等很久嗎?」突然從背後出現筱雯的聲音。   「啊!沒有,剛到。」我趕緊把書從背包裡拿出來:「謝謝,借我那麼久,等回還要妳多帶這本跟妳朋友逛街。」   「沒關係,反正就順便嘛。」   「啊妳跟朋友約在哪趕快去吧。」   「就約在這啊,好像還沒來,你倒是快去找鈞皓他們吧。」   「喔~他們沒關係啦,我跟他們約五點,晚點到也OK,我就先陪妳等朋友們吧。」   「嗯‧‧‧」她微笑的回應我,轉頭看熱鬧的人群,然後突然開口:「阿哲。」   「怎樣?」   「再過一陣子開學大家都要長時間分開了。」   「是啊,散落在台灣各地,不能像以前說出去玩就出去玩。」   「嗯,再開學前我們找一天去逛逛吧。」   「好啊。」   在說完好啊前方傳來連接叫著筱雯。   「我朋友來了,那我們到時再約吧。」   看著她的背影走向朋友,我也轉身趕緊往約的咖啡廳走去,再看一次手錶,已經快五十分了,要加快腳步了。   腳步加快,來到只要穿過停車場就到士林站的道路,再停機車的地方突然看見一個很熟悉的身影,學弟!   他跟旁邊女生很親熱,但不是那不是宜涓,正當思考時,卻看捷運出口有個人很靜的站在那,宜涓。   學弟似乎沒注意到宜涓就在那看他們,而我卻看見了宜涓臉上慢慢低落的眼淚,一種莫名的難受在我體內翻滾,我很快的衝上去下意識的做了個動作,在瞬間我的拳頭已經揮到學弟臉上。   「靠!你是誰?」被突然衝力打做在地上的他,狠狠的瞪著我說,而旁邊女生也在亂叫,但我不理會。   「你自己看那邊。」我手指著宜涓那,他轉過去自己也傻住。   宜涓突然跑掉,我也不顧剛打了學弟怎樣就衝了過去。   因為離他有小段距離,一直到加油站前的站牌才追到。   我伸手抓住她的右肩叫住她:「宜涓。」   「為什麼你要打他,為什麼。」她回頭帶淚的說。   「因為我看不過去,他那樣對妳。」   「那是我跟他的事,跟你有什麼關。」   我頓時無法再接話,跟我有什麼關係,的確沒有關係,我只不過是無關緊要的旁觀者。   想說些什麼但卻又無法說,只是很微弱的說了她的名字:「宜涓‧‧‧」   「不要再跟過來了,我想一個人靜靜。」她哽咽的說著,絲毫沒有猶豫的轉身離開。   我就這樣這被她那句話雙腳釘在原地,想往前走,卻走不了,而雨,也細細的落下,落到我身上,感覺很重,重到我很無力的坐在路邊階梯上。   跟你有什麼關係,這句話一直重複在我腦中,我嘴也不停喃喃自語念著跟我有什麼關係,難道沒關係,我喜歡她,這算關係嗎?不,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是他們倆的愛情,不是我所能插手。   雨越下越大,似乎沒有要停的樣子,每滴雨低落,都滴到我內心的難受,擊出一種旋律,叫做悲傷,而手機響起成為它的配樂。   <雨敲出節奏,一種悲傷的節奏,詮釋了我的難過。>                 17   對時間麻痺,完全不知道到過了多久,雨也未曾停過,就這樣一直下。   「你在耍什麼感性啊?」   一個熟悉的聲音將我拉了回來,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是鈞皓。   他慢慢的走過來,我上空的雨停了,因為他撐著傘替我擋住雨了。   「你知不知道我們打了多少通電話。」   我拿起手機一看,32通,真不是普通的會打。   「走吧。」   我起身跟著他走,他打手機過幾秒說:「喂~我撿到淋雨的小狗,對啦對啦,是阿哲啦,他在學韓劇男主角耍白痴,我們等下就回去了。」掛上電話   「靠~這時候還給我這麼欠扁。」   「這不是很有精神嘛,真是的,害我們分頭找那麼久,跟我們約五點,現在都已經六點半多點了‧‧‧」批哩啪啦一堆。   「哈哈哈‧‧‧謝謝。」鈞皓總是很適時的說不著重心但卻又能放鬆的話。   「嗐~有什麼事可以跟我們說啊,走吧。」   跟隨著鈞皓來到咖啡廳,早已經等再那三人,還買好毛巾給給我擦,我只能說這條毛巾用起來很舒服,有個朋友的柔情。   沒過一分鐘,問到底我是發生什麼事,我只能無奈的跟服務生點了杯熱咖啡,然後開始述說我喜歡上黃宜涓的事。   聽完他們沒回答什麼,只有沉默凝結所有人的動作,若有所思的注視著各自的地方。   瑋旭拿起菸抽了一口,打破停格的畫面說著:「真不到該說你屌還是蠢,竟然不自覺的動手打人,翰晨那邊我會幫你說說,畢竟我跟他也滿熟的,好說話,至於你說的那女生,你可能要自己搞定了。」   「謝謝。」我看著瑋旭。   「客氣什麼啊,朋友就是有困難時候會幫助你的人,不然是擺著好看然後無聊還踹一踹的嗎?早點跟我們說不是更好,有喜歡的女生是好事,我們會支持你到底的。」瑋旭笑著跟我說。   其他人也是笑著附和,我也不自覺跟著笑了起來,有這群朋友,真的是讓我很開心。   結束這場聚會,回家路途中不斷思考,朋友對我的情誼,我對宜涓的感情,這兩種感覺不斷在我心裡對立,愉悅與感傷的複雜心情,讓我百感交集。   或許是累了,所以很快入睡,但快入睡不表示好,新的一天應該是新的心情來迎接,而我第二天來迎接的是‧‧‧感冒。   沒想到昨天被鈞皓說裝韓劇男主角耍感性的淋雨,今天是全身無力的沒法繼續演連續劇,只能躺在上乖乖休息。   人很不舒服看著鬧鐘,十一點!好險今天禮拜天我不用打工,不然又少賺那些可憐錢。   正在思考等回要不要出去買午餐,畢竟家人都出去上班了,午餐只能靠吃外食了,但沒什麼食慾,附近又都賣重口味。   就在猶豫到底要不要想盡辦法出門覓食時,突然手機響了!來電號碼是我沒輸入手機的?   「喂~你在哪?」一接起來立刻被對方搶先說。   「我在家啊,妳是誰?」很耳熟的女聲。   「給你猜猜。」靠!給我玩這套,是詐騙集團新花招嗎?   「我現在感冒,可能發燒,所以也可能精神不濟,妳還要我動腦猜,我想我很容易會突然昏倒。」   「你感冒了?」對方似乎很訝異。   「是啊~昨天淋雨之後又吹冷氣,當然會感冒。」   「怎麼這麼不小心呢?」話筒那方口氣似乎有些擔心。   「該說有心還是無意呢‧‧‧不對啊,詐騙集團什麼時候變這麼有人情味還會關心對方。」   「原來你一直以為我是詐騙集團。」   「不然勒?」   「是我啦!宣娜!白目阿哲。」   「啊!對厚~有給過妳手機。」西門町那天給的,只是那天我恍神恍神,所以忘記了這回事。   「我還當場打給你勒。」   「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那照妳這麼說是沒有給老娘輸入嘍。」   「呃‧‧‧」   「你在呃嘛你,白目阿哲給我記著。」宣娜開始口氣尖銳起來。   「抱歉啦,那天恍神恍神。」   「為了彌補你的過錯,跟我說你家住址,然後要怎麼去。」   「啊?」什麼?   <朋友不是擺這好看無聊踹一踹,而是當你有困難時,會幫住你人。>                 18   廚房傳來切菜與鐵鍋碰撞聲,我則是無力的在客廳看著電視,家人不是都上班去了嗎?當然沒有翹班很努力繼續賺我這隻米蟲的生活費,而廚房的聲音是剛剛電話那頭的人來到我家了。   她在一小時內很快就找到我家,並且拎著一些罐頭來,開始在我家廚房煮著稀飯。   「可以吃了。」宣娜將盛好的稀飯與煎蛋放在桌上,然後把罐頭裡的菜分小碟子裝。   「謝謝!」不知為何我有點不好意思起來,是因為宣娜突然來家裡幫我煮飯的關係嗎?   「感覺你好像還是很不舒服,有發燒嗎?吃完量一下體溫。」宣娜表情有些擔憂說。   「嗯‧‧‧真是讓你麻煩了。」我夾起碟中的脆瓜。   「朋友就是有當你有困難時會幫你的人,何必這麼客氣呢。」   聽到這句,我整個愣住,脆瓜也停在快要送入口的筷子上。   「怎了?我有說錯嗎?」宣娜疑惑的看著我。   「沒,只是我有個朋友也說過這樣的話。」我略帶微笑的說著。   「那可以說說為什麼你感冒了嗎?」   「這個問題很深澳,可以等吃完飯再說嗎?」   「不行!先回答,這可是我做給你吃的欸。」   「這些罐頭也是妳做的?」我講完將玉筍放進我的嘴裡。   宣娜頓時傻住,兩秒後立刻回神:「白目阿哲,真是嘴巴越來越利,好啦,等你吃完再跟我說。」   「妳不吃嗎?」我停下筷子轉頭看著她。   「你吃就好。」說完她一樣看著我。   「只有我一個人吃很怪欸。」   「會嗎?」她還是繼續看著我。   「會滴~尤其是妳一直看著我。」   「美女看你吃飯不好嗎?」   靠!又給我來這招。   「美女看我吃飯很好啊,但是美女陪我吃飯會更高興。」妳會美女這招,我口才更是了得。   「好吧!我勉為其難的就陪你吃一下好了。」她擺出很無奈的表情說著。   「還勉為其難勒!」   她沒理我走去廚房去,然後拿了組碗筷出來,坐在我旁邊夾了口蛋吃起來。   「會感冒其實是昨天‧‧‧‧‧」我停下筷子的動作,開始敘述昨天的看到情景以及反應行為,宣娜除了夾菜動作之外,只是靜靜聽著。   「大致上就這樣。」我講完轉過頭看她,她有正在看我,一切寧靜。   就這樣一切很安靜,突然我的手機聲響起,才有所動作去接。   「喂?喔~好,禮拜六是吧,OKOK。」講完並將手機掛掉。   「誰啊?」   「喔!國中同學,禮拜六要開同學會。」   「嗯!」   宣娜講完便繼續吃起來,沒再繼續剛那話題,不過我心中卻有很大疑惑。   「我這樣做是對嗎?」我決定還是將疑問說出來。   宣娜停下筷子說著:「這事情沒有很實際的對錯,許翰晨做那件事是錯,你打人也錯,但我想最可憐應該是宜涓吧,不管誰對錯,她都很傷心。」   「的確‧‧‧‧‧‧」頭略低下去,一直不斷思考,再看向宣娜:「我想‧‧‧我是否該放棄她,而不要再打擾她。」   「話不能這麼說,你是她好朋友不是嗎?我想在她傷心時候,你總不能棄他不管吧。」   「妳也是啊,你應該就可以陪她了。」   「你是男生欸,不要逃避,要勇於面對,更何況你不希望她更傷心吧。」   「嗯‧‧‧」   吃完這頓飯後,宣娜將碗筷收一收,只繼續留一兩小時就走了,我想送她去車站,但她堅持我是病人要好好休息,於是作罷。   沒事做的我,只是轉幾台節目覺得沒什麼好看就關掉了,然後開啟電腦上及時通,宜涓沒上線,有些失望卻又鬆口氣。   尤利爾:感冒啦?   尤利爾突然敲我,可能是他看到我狀態打著感冒。   阿哲:是啊   尤利爾:適當喝水~多休息   阿哲:會注意的   阿哲:對了~尤利爾,那個‧‧‧   尤利爾:?   這是我第三次敘述昨天的事,不過不一樣的是這次用打字的。   尤利爾:你可真帶種   聽完我說第一句話竟然是這個,雖然說的沒錯啦。   尤利爾:我想~不管是你或她現在都很煩悶~不如你就暫時讓對方安靜~也讓自己沉澱~等她的反應~或過段時間再找她~   阿哲:嗯‧‧‧   <對於任何事不要逃避,要勇於面對。>                19   吵鬧的聲音,烤肉的香味,掩埋整個環境,我獨自烤著肉,不斷重複動作,刷肉、翻面、再刷肉、再翻面,這是個國中聚會。   大約十一點半我們一群人約在決運士林站的二號出口,十二點去預約的吃到飽燒烤店,若說實在,我幾乎沒跟國中同學什麼連絡,所以並沒特別熱絡,想來或許因為我是個念舊的人吧。   人到齊,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來到燒烤店,進門一個景象讓我傻住,宜涓穿著服務生的衣服在裡面,突然想起她曾說過在打工,看她神情似乎也注意到我,我沒打招呼,她也沒刻意,兩人就好像不認識一樣。   吃到一半時,開始有人提出續攤,討論出來的結果是去唱歌,我心裡開始掙扎,大多都唱三四小時左右,不知宜涓的班到幾點,回來是否還會看到她再裡面嗎?   突然又想到或許該讓她靜靜,所以最後跟著去唱歌,心理多少還是懸著在燒烤店工作的宜涓。   「接下來還有要去什麼地方嗎?」唱完歌有人問著。   大家似乎都累了,沒有意再續第三攤,大家解散各自回家,我也朝著車站方向走去,依然是在意著宜涓,越走越在意,越在一腳步越沉重越緩慢,就在車站已經在我眼前,我決定回頭跑向燒烤店。   我是回到燒烤店了,但是卻是在對面遠方著,看看手錶,現在已經是快六點了,她什麼時候下班?她是否下班已走了?還是說她工作還繼續?我不知道,很想靠近去看,甚至到裡面去問,但畢竟我沒那勇氣,我只能等。   這一等就是半小時,已經快六點半了,我依然杵在這,正當思考是否該走了呢,宜涓出來了。   士林夜市依舊繁鬧,尤其是在這假日,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逛街,尤其是跟我身邊的人。   「你一直在等我?」在我身邊的宜涓開口問著。   「沒‧‧‧就‧‧‧唱完歌後,碰碰運氣。」   「嗯」她回應完這句就沒再說什麼,只是隨著人潮繼續走著。    一直到靠近劍潭捷運站納的路口,兩人依然沒說話,我很想說些什麼,但卻說不出口。   正當我思緒漂蕩,盲目的隨人群走著,衣袖被拉了幾下,我轉了過去,一雙大眼睛看著我。   「我肚子餓了。」她擺出無辜的眼神看著我。   我笑了:「哈哈,妳想吃什麼。   「都可以。」本以為不會再看見的笑容出現了。   「我知道一家不錯吃的蟹肉羹。」   「好啊。」就是這個像一個淘氣小孩的笑容。   那家蟹肉羹剛剛已經錯過,在反方向,我們決定從外圍逛過去,比較不會再回頭人擠人。   「那個‧‧‧真對不起。」我決定懸在心很久的話題說出來。   「嗯?」她不解的表情看著我。   「就是打妳男朋友的事‧‧‧」   「喔~我們已經分手了。」她很平淡的說。   「啊!」這是預想得到,但還是小吃驚。   「不過!」她突然注視著我。   「啊?」   「打人就是不對,下次不可以。」她真的很用力的注視著我。   「是下次不會了。」   「知道就好,雖然我也很想打。」她表情就像小孩得到勝利一樣。   宜涓似乎比我想像堅強多了,能夠恢復這麼快,雖然可能是裝出來的。   我們走進蟹肉羹店,找了位子,開始坐下來聊天,似乎又回到從前在黃昏時刻屋頂的相會。   <在黑夜中,能在次尋到妳的笑容,是我最大的滿足。>                20   就這樣,我跟宜涓又回到重前那樣,一樣是常聊天,不過不再屋頂了,在網路上,不過喜歡她的心是依然沒有說。   「你打算一輩子這樣下去嗎?」宣娜邊翻著衣服邊說著。   「不知道。」我隨手拿了個櫃子上的帽子試戴。   宣娜約我出來逛街,現在我們兩人在衣蝶青年館逛著。   「不知道!你遲早總要有所抉擇吧。」宣娜停下所有動作。   「什麼抉擇?追她嗎?她才剛分手欸,趁機而入未必是好啊」看著鏡中的我,這頂帽子挺適合我的,可惜它的價錢不適合我,這是百貨啊。   「你以為你在演韓劇還是日劇啊,一直不說出心意,默默的關心女主角,女主角不小心發現你喜歡她,然後皆大歡喜。」宣娜將我的帽子拿走,自己帶了起來看著鏡子說:「這頂很適合我。」   「好像不錯欸!」   「你說帽子?」   「不是,我是說皆大歡喜,帽子比較適合我。」   「皆你個大頭拉,你還真的想這樣勒!」她似乎沒有要拿下帽子。   「不然呢?難道要我立刻跑去燒烤店等她下班,然後她一踏出店門口,我就拿著玫瑰跪在地上,說我喜歡妳是嗎?」   「我只能說你電影看太多了。」宣娜拿下帽子沒放回去,直線的走向櫃檯。   「妳要買這頂啊?」   「不行嗎?」   「我哪敢說不行。」   「那就是嘍!」   中午我們索性就在百貨餐廳吃,我只能看那頂適合我的帽子,在一個美女頭上。   「要不要幫你計劃啊!」吃飯時她又提到這問題。   「不用吧。」   「可是你學校分發應該也快出來了啊,你能確定還是在台北嗎?」這一句倒是射中我心頭。   「那就更不要啦,到時候在很遠的地方,這樣遠距離戀愛,我沒把握。」   「你是對她沒把握,還是對自己沒把握。」   「這個‧‧‧」我也不知道,或許只是對感情沒把握。   「總之多找些機會約她出來走走,懂了沒?」   「懂了‧‧‧」   「美女的話要聽!記得。」   「是!美女話要聽!」可是有句話是說蛇蠍美人吧。   「我倒是很好奇妳。」老是宣娜問我感情,都沒提到自己的。   「好奇什麼?」   「難道妳都沒有喜歡的人?」   她沒回答,只是注視著我,什麼也沒說,但幾秒後又繼續喝著她的湯。   「欸?」這是回答嗎?   「欸什麼?只是不想回答。」   「真不公平,都是妳問談我的事。」   「好!那我回答你,有。」   「誰?」   「你。」   「喔~我~啊!我???」我幾乎整個人快彈離座位。   「有必要這麼吃驚嗎?」她好像說著不關她的事一樣。   「這‧‧‧那為何要幫我跟‧‧‧」   「跟宜涓是吧,因為只希望自己歡的人得到幸福,就這麼簡單。」   我一時有點難以接受,心裡有些小混亂,宣娜卻像平常一樣。   「妳怎麼能這麼平常心啊?我都有些小混亂。」   「因為決心啊,只要你快樂,我就快樂,你得到幸福,我也會繼續找尋我下個幸福,這是我的決心,而且愛情本來就不能強求。」   「宣娜‧‧‧我‧‧‧我不知道該說些什‧‧‧」   「什麼都不必說。」她打斷我要說的,然後繼續接著:「好好向宜涓表明心意,如果是壞消息,我還可以趁虛而入呢!哈哈。」她笑的很自然,似乎不是刻意裝出來的,我的心也比較放鬆。   「我會向宜涓說出心意的。」我微笑著。   宜涓也微笑著回應我,一切還是一樣,並沒有因為她的表白而變了質,還是一個好朋友,也是一個貨真價實美女。   <她下定決心,祝福我們,我下定決心,說我愛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