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執著我們的路 青春永不落幕
  • 1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交錯的日夜 第一章

                 1   清脆的歌聲唱著輕快的曲調,久保田利伸的LA LA LA LOVE SONG開啟了的清晨,隨著音樂節奏帶動著身軀,刷牙洗臉、穿衣穿褲... 在音樂慢慢的結束也都準備好,重播鍵再次轉起了音樂,深藍色書包靠著坐在床上的我,看著窗外早晨的天空,聽著音樂,我喜歡這樣的感覺。   我喜歡四種感覺三個時段,聽音樂看著清晨就是我所喜歡的第一種感覺,所以日出清晨也是我喜歡的第一個時段,有時起的早或沒睡就會跑去河堤邊看日出,享受完日出的感覺後便去早餐店,再拎著火腿三明治與奶茶回家吃。   音樂一停,開始起身準備出門,也是去早餐店,但不是拎回家吃,是坐公車拎去學校享用。   「靠~阿哲?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啊。」一進教室就有人拿著籃球靠我。   「靠腰喔~你才早勒!又要去打籃球啦。」多加一字勝過他。   「還有點時間當然是活動活動,要不要一起打?」他邊拍著球邊說著。   「不了,我要先吃早餐。」我不想一早就滿身大汗、臭味四傳惹人嫌,加上我是真的想吃早餐。   「那好吧,我下去了。」講完很快的跑去。   「欸,對了!小偉。」我突然想到要還前天跟他借的錢,所以趕緊叫住他。   「啊?怎樣?」他緊急煞車的回頭看向我。   「還你前天借的錢。」我手往左後方的口袋正要掏錢包。   「喔~放在我抽屜就好。」講完還是一樣很快的跑走。   小偉還是一樣的隨性,我怕到時錢容易不見,所還是先吃早餐等他回來在親手交給他好了。   享受我的火腿三明治,配上冰涼的奶茶,真是人間一大爽快,而且吃這是很有學問的。   在吃之前要先喝一口奶茶潤潤喉,接著再吃三口火腿三明治,再喝一口奶茶,同樣動作反覆,這樣才將三明治與奶茶的口感互相融入。   注意喔~接下來才是高難度技巧,吃到快一半時要換尾重吃,也時一樣吃三口喝一口,吃到剩中間部分時,更要注意喔~三明治已經變長方形了,從短邊吃起,既可一口咬下,又可多吃幾口,多享受它每一分每一秒,這就是經過我多年經驗所研發出來的三明治學。   我很龜毛?還好啦~好佳在我不是處女座的,要不我肯定是龜到深淵不知龜。   把最後一口奶茶喝掉,要將垃圾處理,你問丟垃圾有什麼學問嗎?我想白癡也知道直接包起來丟到垃圾桶最簡單,不用龜毛到這程度,我說過~好佳在我不是處女座,不會龜到深淵不知龜,也不用想那麼多給自己找麻煩,好嗎!   正要起身丟垃圾,剛好進來我另外兩位好朋友,一個一樣拎著早餐,另外一個則是兩手空空只背書包。   「阿銓、瑋旭,早啊!」   「啊,早啊!」瑋旭拎著早餐睡意還未退的感覺回應著我。   「幹!今天怎麼這早啊?」剛一個靠我,現在一個幹我,真不知道我早到學校是很稀奇嗎?而且稀奇到一見面先來句髒話嗎?   「靠腰啊~也不早了吧,阿銓!」再一次靠腰回應著阿銓,偉旭則是回到座位,一樣還是一臉睡意的吃著早餐。   「也是啦~不過你常常都是打鐘前才進來的。」   「呃~」   我接不下去了,因為的確常常都是打鐘前才進來,因為常常會聽音樂享受早晨享受一段時間,然後再做剛好時間的公車,再走剛好時間的路,進來剛好就是打鐘的前一秒。   我總不能告訴他我每天都這樣發呆享受早晨,這樣很怪,所以要隨便想個理由敷衍他,正在想之際,又走進一個人,一個好朋友當中的好朋友,鈞皓。   「早啊!鈞皓!」趕緊打招呼,既有禮貌,又可轉移話題,我真是太聰明了。   「早啊!」這次的早安總算沒有一個「髒」字,而小偉也滿身大汗的尾隨在後。   「各位~早啊!」小偉以他的大嗓門對著他們三個說。   我將錢還給小偉,幾個男生聚在一起,開始聊起天來,這就是我們的早上,一連串的早安與髒字連篇的話語,也是我們辛苦一天開始前的就緒。   高三生或許都會知道,寒假中會有考大學考,當然很不巧的是,寒假剛過,大學考我們也參加了,但我們是高職生,五月多還有一場四技二專考試,加上是升學班,所以從早讀到晚,從早考到晚,這一天考下來,不七分熟也會有五分熟了,一股氣會四溢飄散著整間教室,是因為考熟而發出來的...怨氣。   不過也不是說高中生也就不用考了,高中職生們還沒學校的,在七月初還有指定考,很可悲吧,在學校停課畢業後繼續努力。   不過重點是從早讀到晚的晚字,那晚是一到禮拜四都有晚輔課,一直上到八點半,考上本來就已經考到五分至七分熟了,加上晚上繼續考,這時我們已經被考到熟透了,所散發出來的已經不再有怨氣,心裡只想...靠~沒力了。      <現在的辛苦是為了將來的前途,但將來...真的有前途嗎?一切自己創造吧。>                  2   上了一整天的課,晚輔前吃飯時間是我最愛的其中一時段,在五點(放飯)時我會和朋友們一起出去買晚餐,而回來的時候,我會悄悄一人走向樓梯,慢慢的向樓上走,由夕陽橘光變成日光的白光,再走向黯淡而幾乎無光的七樓,往整個黑暗的八樓走去,往上一點,看見一扇鐵門,左手拿著晚餐,右手開啟門。   呃~很好,門鎖著,好吧!再走回八樓那扇大鐵門,打開門會看見兩個沒有網的網球場,右手有個比鐵門還要高些的牆,下面有類似座位的石階,踏著石階將晚餐些放上那牆上。   接著就是高難度動作了,小朋友們請不要學喔~哥哥是有練過的喔!   將大鐵門打開,準備施展我的輕功,其實也沒多輕啦,踩著鐵門的手把而上,再上去些鐵門會略微往回關,在門整個還移動不到三分之二時,腳又力一踏,手在牆上又力一撐,順便用腳將門用力一關,就上去八樓的頂了。   旁邊是我的晚餐,站的地方是比剛小一半空地,四周沒有圍欄圍著,眼前是是因日夜交替將白雲渲染成橘紅的天空,這就是我為什麼喜歡第二個時段的原因,不是因為吃飯,而是因為黃昏,也是我愛的第二種感覺。   這裡的空間是長方形,還滿寬敞的,剛可以爬上來的地方長度佔三分之二,另外三分之一是牆壁,面對牆壁最左邊,是我剛剛被鎖在裡面的小鐵門,另外三面都是可以看到景色的,一面是對山,另外兩面是對著城市,但四周都沒護欄,所以靠太近很危險。   吃著晚餐,欣賞夕陽慢慢沉落於大地,很輕鬆,這裡可以算學校的死角,只要不要太大聲就不容易有人發現,鐵門是從這鎖的,而剛爬上的地方也滿高的,不容易看見這邊狀況,站在沒有圍欄的邊緣,只要不要太靠近門附近就不容易被學校門口的人看見。   還剩下三分之二夕陽,吃飽飯,整理一下,等待看城市夜景,下面網球場的鐵門突然打開,我趕緊靠近旁邊的牆,避免被人看見,鐵門關上,只聽見鞋子磨擦牆的聲音,而且是我剛爬上來的地方傳來的。   拿起垃圾,準備看情況「烙跑」,因為七樓以上不是因為公務而上來,就小過一支,很奇怪吧,有網球場不開放給學生,而且上來還要一支小過,就這樣給它荒廢掉,真不知道學校想什麼?真是他X@&$&。   但為了我從未記過小過的完美紀錄,我還是先做好準備,隨時用我的輕功忍術「烙跑」。   屏息看著傳出聲音的地方,疑?爬牆的手~怪怪的,有點~給他細緻。   「怎麼這麼難爬啊?」   只聽見是一個很細柔的聲音,我想我沒聽錯,是女生的聲音,是學生,不是教官或老師的老聲音,總不可能教官為了抓人假裝的聲音,又不是柯南裡有變聲蝴蝶結,我想教官室也沒這麼先進的設備吧。   我沿著牆慢慢移動到能稍微看見她的地方,果然是學生,但衣服不太一樣,她學號是綠色的,跟我們藍色學號不同樣色,綠色...啊~夜校。   正當我想到是夜校學生,她也很努力的爬著,而且已經是頭已經過地板了,她看見我,我也看著她。   「啊~」她似乎因為有人而嚇一跳,手一鬆,整個人往後跌。   我心想不妙,趕緊衝過去看,好佳在她屁股先落地,應該沒什麼大礙。   「好痛喔~。」   「欸!妳沒事吧?妳想上來啊。」我從上面看著坐在地上的她。   「好痛喔~你...?」她疼痛的表情帶著疑惑的樣子,我大概猜的出來她想問我是在這幹麻的?   「放心~我不是教官的部下,也不是閒雜人等在這冒煙,所以妳可以很放心,我只是純粹上來吃晚餐的。」   「啊?吃晚餐?」她臉更疑惑了,不過我想不管是誰聽到都會這樣感到很奇怪吧,誰會有事沒事在屋頂吃晚餐,又不是日本卡通裡高中生的畫面。   「是啊!吃晚餐啊!妳到底是不是想上來啊?」   「嗯嗯~對啊!」她連環快速點頭。   「那妳等回到我這邊的門,我幫妳開門,下面的鐵門要關喔。」   「好啊~謝謝。」   她將門關上走掉,我也慢慢的走到門前,將門打開,原本在門另外一邊的黑暗,這一開門將最後夕陽的餘光放射進去,看見溫暖的橘色充滿樓梯間,也看見她那傻傻卻又很可愛的笑容,我不自主的微笑起來,猶如這兒風般輕柔的微笑充滿我臉上,是因為夕陽?還是因為...。   <開了門,也開啟了我深沉心房,是溫暖的橘色,是輕柔的笑容,是因為有妳的闖入。>                  3   我慢慢走回教室,快到教室時上課鐘剛好響起,還沒到門口突然就被人從後面用十字鎖偷襲。   「靠!你剛剛去哪啦?給我從實招來。」背後所住我的人是小偉的聲音。   「啊...沒...沒去哪啊?」被偷襲的我很難講話。   「沒去哪會晚休不見?」突然阿銓從旁邊出現。   「剛去廁所抽菸要順便洗臉找你去的,但卻找不到你。」瑋旭也從後面走過來。   「我又不抽菸,找我幹麻?」   「靠腰啊~你白目喔,找你洗臉啦。」瑋旭他繼續回應我。   「你到底去哪啊?」小偉放開我走向教室。   「沒啊~只是頂樓看風景。」   「看風景?」三個人一起說,一起轉頭看向我。   「你們默契可真好啊,怎麼培養的?」   「啊就~同抽一根菸,同吐一口煙嘛,這默契是你學不來的。」瑋旭說的跟真一樣,好像很有學問的感覺。   「懶的跟你們『抬槓』。」加上回應一根中指。   說完我很快走回位子,因為晚輔課人比較少,可以坐的比較隨便一點,自己換位子,所以鈞皓坐我旁邊。   「你剛是去哪?」又來一個問我去哪。   「去頂樓看看風景。」不過因為他跟我去過,所以很直接的回答。   「是喔,都不找我去,我很久沒去了,你把你朋友放哪啦?」   「放你個頭啦~放,老師來了,專心啦。」   「真是白交你這朋友了。」   「專心坐你的事啦!」很怪的回答吧,因為我們如果是上課大多沒啥興趣上課(一部分人),都是私下做自己的事。   不過我很不專心,上課不專心,也沒有專心看我的課外書,思緒漸漸的被帶回頂樓...漸漸的。   穿著夜校制服,頭向右傾斜45度角,充滿笑容的臉,雙手擺在後面,任由夕陽橘光灑落在她身上。   「妳上來也是為了看夕陽啊?」我坐在旁邊,拖著下巴看著她。   「對啊!」她依然看著夕陽。   「好看嗎?」我還是看著她。   「好看!」她還是看著夕陽,也還是很簡潔兩個字回答我。   「晚一點有不比這這差的喔。」   「真的嗎?是什麼啊?」她很快轉向我這邊。   「你總算轉身,說話也超過兩個字了。」   「啊?什麼??」她很疑惑的看著我?   「沒有啦,當我無聊。」看她這樣單純的很可愛。「晚一點會有夜景,不是說很美,但還不錯啦。」   「真的嗎?那我晚點在回教室好了。」那像小孩興奮的說著。   隨著每一秒過去,天色就漸漸暗了下來,我跟她坐在地上,看著樓下的城市景色。   「我叫林瀚哲,妳叫什麼名字啊?」有人在,這樣過分安靜我容易不自在,所以開始跟她聊天。   「我叫黃宜涓,你以前就有上來過啊?」   「是啊!偶爾會上來享受這裡的景色,不過那有時也會鎖門,也會我就從妳剛剛爬的地方爬上來,像今天就是。」   「好厲害喔~那不好爬耶。」   「對妳們個子不高的女生來說的確難爬了些。」   「竟然欺負我說我矮。」她嘟著可愛的小嘴說著。   「哈哈..沒啦,開玩笑啦。」真覺得她很單純,她不會被人騙就很神了。   「不跟你好了,誰叫你取笑我。」她把頭別過去。   「哈哈哈...我跟你也不熟啊,小姐,哈哈哈...」這種傻小妹見多了,但單純到這樣可愛的到不多見。   「哼!」她還是不轉過來。   「就跟妳說開玩笑的啊,轉過來啦。」   「不要。」   「不轉過來妳也看看前面。」   「啊~」只看見她啊的叫了一聲。   在我們聊天時候天色就已經暗了下來,城市在招牌光與車燈光點綴下,構成一張頗為美麗的照片景色。   「怎樣?不錯看吧!」   「嗯!真的滿好看的。」她立刻轉向我。   「妳轉過來了~」調侃她一下。   「啊~這不算啦。」她就像小孩子輸了耍賴的表情。   「不算什麼啊?又沒比什麼!」   她表情無辜的看著我,然後又轉過頭看夜景,看了一下她的手錶。   「我要下去了,快上課了。」   「你們幾點上課啊?」   「六點十五。」   「那妳先趕快下去吧。」我們六點二十分才上課,所以我可以多看一回。   「恩!掰掰。」她以一個很溫柔的笑容說掰掰。   「掰掰。」或許被她笑容影響,所以我笑的很輕回應著。   她轉身打開門要走,突然又轉頭。   「林瀚哲...」她以很無辜的臉看我。   「叫我阿哲就好。」   「喔,阿哲...」臉更無辜了。   「怎樣?事發生什麼事了?」天啊~她不會給我帶塞帶到教官來吧。   「樓梯好黑,好可怕喔,陪我走下去。」無辜到極點的臉出現了。   「哈哈哈...好好好~我陪妳走。」我邊笑邊起身。   陪她走下那伸手幾乎不見五指樓梯,為了避免被我或她的朋友誤會,所以送她到舊大樓一樓,我就回新大樓二樓我們的教室。   <害怕黑暗的妳,有我陪伴著妳,害怕孤獨的我,妳會陪伴我嗎?>                  4   禮拜五是我們其中兩天沒有晚輔課的日子,通常放學後我們男生都會一起打籃球後再走。   「啊~口好渴喔~。」我剛從場上滿身大汗敗陣下來。   「走吧~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瑋旭也滿身和的說著。   只看見小偉邊拍球邊走向新大樓。   「欸!~接著!幫我放回教室。」小偉講完立刻將球用力拋向二樓還未走的同學。   五個人各自背起書包,浩浩蕩蕩的走出校園,一起到學校旁的便利商店買飲料。   結帳排隊時,不經意的往窗外一看,是她,昨天跟我一起看黃昏夜景的黃宜涓。   「欸欸!剛走外面過去的女生很可愛耶。」在一旁已經結好帳的小偉說著。   「你說剛那夜校的啊?」瑋旭似乎也有看到。   「對啊。」小偉回應。   「哪一個啊?」因為剛是阿銓結帳,所以沒看到。   「已經走過去了。」我跟著附和。   「厚~都沒看到。」阿銓皺著眉頭開玩笑的說著。   「靠!看到你是要去虧啊!你有膽嗎?」小偉調侃的說著阿銓。   「啊~是正妹就虧一下啊。」阿銓說。   「你這副德性還想虧,還沒虧到就給先嚇跑了。」瑋旭開玩笑的說。   「啊里西勒靠腰啊(台語)。」阿銓不甘示弱。   看他們說剛正妹虧那個虧這個,讓我很難回應,要是他們知道那正妹昨天還跟我一起看黃昏夜景,不知道會有什麼幹礁人的反應。   走到士林捷運站,他們四個人都是做捷運回家的,只剩我一人是做公車回家的。   與他們道別,走向另外一個出口那的站牌,快走到士林捷運站前的站牌,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   「哇!」我從那熟悉的背影後面大聲叫。   「啊!阿哲,你幹麻嚇人啦。」她先被嚇一跳然後轉過來。   「妳怎麼還在這啊?」   「沒啊~跟蕙薰去逛衣服啊,你呢?」   「我剛打完籃球啊。」   「是喔。」   「是啊~對了!筱雯,妳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餐啊。」反正想說吃晚餐一人不如兩人,乾脆拉個伴一起吃。   「好啊!要吃什麼?」   「吃鍋貼好了,走吧。」   筱雯,跟我同班的一個朋友,跟她相處不錯,有時也會她和蕙薰一起出去玩或逛街等等。   「欸!」她嘴咬著鍋貼。   「怎樣?有異味?」我小聲對她講。   「先生,你會不會想太多,只是突然想到你和她現在是怎樣?」她吞下鍋貼繼續說。   「她?誰啊?」   「就她啊~」她語調加強。   她?她?她?啊~難道是指洛渟。   「幹麻突然提起她啊?」雖然想到是誰,但有些疑惑。   「沒啊~只是感覺你們最近沒有以前那麼尷尬了。」   「是~~沒~有~那麼尷尬啦。」我的眼神突然飄忽不定。   「你有沒有想過會在跟她複合啊?」   「啊?不知道耶,沒想那麼多。」   「是喔~」   「我口有些渴了,你要不要喝豆漿,我幫妳拿?」不太想提起往事,所以趕緊轉移注意力,雖然我是真的口渴了。   「好啊~我要白豆漿。」   走向冰箱櫃子,冰箱玻璃倒影著我,那一煞那間,我突然想起洛渟,想起為何當初她會選著我,我並沒又說很帥,雖然最後分手了,但我依然很疑惑。   斷了思考後,拿黑豆漿與白豆漿還有兩根吸管,走回位子。   「改天約蕙薰我們去看電影吧。」她將吸管插下白豆漿。   「好啊?要看什麼?」說完喝著黑豆漿解我的口渴。   「到時候再看看吧。」   「喂!」   「怎樣?」   「我帥嗎?」或許是因為剛的疑惑,所以順口就說出這句怪怪的話。   「哈哈哈...你在說笑話嗎?哈哈...你會不會想太多啊。」她笑到雙手抱著肚子。   「呃...沒這麼嚴重吧。」我帥是天下的大笑話嗎?   「哈哈...」   「妳再笑~」   「好啦好啦。」   結束晚餐一頓快樂?呃...應該說瘋瘋癲癲的晚餐,陪筱雯等完公車,我自己等816回家。   回到家,放下書包,開啟電腦上網,開啟音樂聽周杰倫的「斷了的弦」,旋律與歌詞讓我想起了洛婷,想了許多往事,這或許是因為今天筱雯提到的關係。   今夜的我,思緒往事佔滿,與洛渟是否會再複合?我想這答案不是我所能知道的,這一切交給緣分,或許只有緣分才知道答案吧。   <我很帥?這是天下的大笑話!那她,曾經是因這笑話與我交往嗎?>                  5   無聊的禮拜六下午,一人處在家中等著發霉,隨意亂轉電視,沒好看的,上網收個信聊個天吧,沒人!天啊~這什麼鬼假日。   正當想去睡覺消耗時間,手機卻響了,我如久旱降甘霖的人的心情趕緊接按下通話。   「你的手機繳費即將到期~請在近期......」......一陣無言。   「可惡啊~耍我~」我將手機丟向床上,整個人無力的躺了上去。   這時手機又響了,我在質疑要不要接,該不會又是那錄音好的手機繳費通知吧,響了許久還是接好了。   「靠~你是在『窟塞』喔,幹麻那麼久才接。」一接起來就是阿銓的咆哮。   「找我幹麻?」   「天二啦~」   「你來載我就去啊。」雖然可以打發無聊時間,但有點懶的出門,所以決定要他來載我。   「啊你是大少爺喔~還要我親自去恭請。」   「你載一下是會死喔!」   「會啊~破爛50c.c.後面載太重,要是一個不小心就會飛出去就...。」   「...靠北喔~再說一次~載不載?」還沒等他講完我就先接話。   「載!」   「載還講那麼多!」超欠扁的,要載前面還講那麼多。   「不過你先到士林捷運站等我。」   「OK!沒問題!等回見!」   就因為這通電話走出這霉味已很重的家,一路殺到捷運站,再坐著阿銓破50c.c.衝到網咖。   包了台,附了錢,買了一瓶英式紅茶,走進煙霧瀰漫的電腦區,進去天二便開始在虛幻世界中廝殺。   殺怪升等是我們唯一目的,高等好寶是我們心靈的榮耀,玩這只為了一些感覺,好殺。   闖蕩三小時的虛擬世界,隨著包台結束走出網咖,天色雖然已暗,但是還是難以適應光亮。   「接下來要去哪?」有點因遊戲而恍惚的我問他。   「不知道耶。」他的表情似乎比我恍惚的更嚴重。   「你肚子餓了嗎?我們去吃飯吧。」   「好啊!」   於是我們再度騎著那台破50c.c.到士林,隨隨便便找了一家餐廳吃飯。   咬著我那油膩的雞腿,眼睛看著那還是恍惚的阿銓,感覺上有點怪?不是雞腿怪?是阿銓怪!平常都我們這團男生一起去網咖,但今天他卻一個人找我去,一定有問題,而那問題最大所在不外乎一定是...他女朋友,彥欣。   「你跟彥欣目前怎樣啦?」   「你怎麼突然這麼問?」阿銓聽到這名字立刻從恍惚中醒來。   「沒啊?關心一下是會死喔!」   「跟她...沒怎樣啊,就...好好的啊。」   「喔~這樣啊。」看他講話結結巴巴就知道一定又吵架了。   他講完看又恍惚續吃飯,而我慢慢掏出珍珠白帥氣小手機,然後用帥氣的表情翻尋電話簿,看見彥欣的名字毫不思索的撥出去,那邊一接起,立刻用我有磁性的聲音說。   「喂~彥欣啊?我阿哲啦~」阿權又從恍惚之中驚醒看往我這。   「沒啊~就人在外面無聊想找妳啊,要不要出來逛逛啊。」阿權聽到我第二句臉部更是僵硬,頭拼命搖,手拼命揮。   「喔!好吧~那只好下次再說。」我掛掉電話,只看見阿權臉部僵硬呆掉在那,然後又突然回神。   「怎樣?她要來嗎?」   「沒~她沒空,到底你跟她是怎樣了?」老子不露一手就不知道老子的厲害。   「就...只是小吵架。」   「我就知道,突然一個人找我去網咖,然後又看你恍恍惚惚的,所以就猜想一定跟彥欣有關。」   「但你也不用白目到直接打給她吧。」   「我知道她晚上有事,所以才故意打給她滴~OK?」   「你怎知道她晚上有事?」   「不告訴你,怎樣~打我啊。」嘿嘿~順道調侃他一下玩笑。   「你最好再在給我白目一點。」看他沒有要打我跡象,倒是快拿筷子捅我的樣子。   「好啦好啦!不跟你開玩笑。說真的,雖然不知道你們為什麼吵架,不過不是什麼大事就不要太傷感情,溝通一下就好了,還能吵架就是幸福,不要等連架都不吵,那就真的嚴重了,一段感情得來不易,你看看,瑋旭跟他婆多好啊~整天那邊老公來老婆去的...」講完立刻覺得背脊發涼,因為還滿肉麻的。   「你不覺得有點肉麻。」看來他也感受到這股涼意了。   「是沒錯啦,但先不管這個,總之好好跟她溝通。」   「嗯!我會跟她溝通的。」   「這樣就好。」我充上充滿勝利的笑容正要再低頭吃起我的雞腿時,阿銓露出標準的欠扁臉。   「看你難得這樣,難道是想起洛~渟~勾起你傷心的回憶。」這死傢伙,換他反擊起來。   「哪有啊!」我順口第一個反應。   「哪沒有啊~難道都沒舊情復燃?說說看啦。」   「真的沒有!雖然最近跟她沒以前尷尬,但真的沒有以前喜歡她的感覺。」   「是喔!難道都沒有中意其他正妹?」   「又正又辣的妹是會多看一眼,但都沒有喜歡的那感覺。」   「沒有喜歡的那種感覺?」阿銓講完,眼睛開始在我身上打量起來,然後突然開口說:「對正妹沒有感覺,最近動作又慢慢娘了起來,證明一件事!」   「什麼娘了起來?又證明什麼?」   「證明你的性向開始走向G了!」他用又嚴肅又欠扁的嘴臉說著。   「G你個頭啦~我只是還沒遇到喜歡的而已啦,而我那些動作叫氣質,好嘛!」   「氣質?哈哈~我不介意G的,你們也有愛人的權利,不過我不是那性向,加上有我女友了,所以不用找我。」他越說越開心。   「我也不介意啊~但我不是啦。」這次換我有種衝動想拿筷子捅他。   「好啦!開玩笑的啦~快吃啦。」   吃完晚餐,阿銓騎著破50c.c.載我回家,一路上一直想今天的話題,到了家也還是在思考著。   我喜歡日初、日落、夜間三種時段與感覺,第四種感覺則是和朋友在一起,像放學一起打球,偶爾今天這樣出來玩,但這是以目前來講,以前其實還有一種感覺,就是和喜歡的人相處在一起。   會想談場戀愛,想像阿銓那樣,像瑋旭那樣老公來老婆去的...這再考慮,太肉麻,雖然不知道真的談戀愛時是否會跟他一樣,但不知為何目前沒有想去追求這份感覺的渴望,或許是結束上段感情,現在還沒遇到真正喜歡的人,我想...我還在找尋著。   <我喜歡妳的那份感覺在何方,我依然找尋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