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執著我們的路 青春永不落幕
  • 123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交錯的日夜 第二章

                6   夕陽依然美麗,我依然坐在頂樓吃晚餐,去享受久違三天的頂樓黃昏。   正當我收拾好垃圾,下面網球場的門被打開,第一個反應猜想是那個傻大妹~黃宜涓,不過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先躲在死角。   一雙細嫩的手努力抓著邊緣,看見此景才放鬆警戒蹲在旁邊看好戲。   從那雙手看來好像想施力爬上來,但好像又因為力量不夠而沒有往上的感覺,我慢慢靠近,那雙努力的手好像慢慢往上來,努力的雙手總算讓頭超過地面,她一看見我先是面無表情,然後對著我微笑...不,是傻笑!我用氣質微笑回應。   「去那邊的門吧。」   「嗯!」她回應一聲立刻下去往樓梯間那走去。   三天沒看到她還是一樣,真不知道該說可愛還是傻。   算好時間將門打開,只看見她鼓著腮幫子,用哀怨的眼神看我。   「幹麻用這種表情看我啊?」   「你上禮拜沒來,我等很久,害我等到快暗不敢走下樓去。」   「哈哈哈...我禮拜五沒晚輔啊,更何況我也沒和妳約啊,哈哈哈...」   「我還以為你每天都會上來。」   「我禮拜三與禮拜五都沒晚輔,更何況我也不是天天上來。」   「蛤~是喔。」   「是啊,怎樣?妳想常常上來啊?」   她一臉高興表情猛點頭。   「那只要門沒鎖就不用爬牆啦。」我很聰明的幫她提出解決方案。   「但待到太晚我怕黑。」她又變回一臉哀怨的表情駁回我的方案。   我沒回答,只是將門關上走回原來做的地方。   要是我每次晚輔上來,那些欠扁的人一定會起懷疑,所以我必須慎重考慮。   轉過頭看看她,她一臉不解,一個不熟但可愛又傻的妹跟那群朋友嚴刑拷打用磅秤來秤一秤。   「好吧!以後我有晚輔就會上來,可以了吧?」結論...傻妹獲勝。   「你說的喔,不可以反悔喔。」   「不會反悔啦。」   「耶~~~~~~~~~~~~~~~」她高興的跑來跑去最後跑來我旁邊坐下來。   「有必要這麼高興嗎?」看個黃昏夜景有必要這麼誇張嗎,真讓我不解。   「有啊~因為我喜歡看黃昏感覺啊。」   「......」除了無言還是無言,畢竟我也喜歡這感覺沒資格說什麼。   「對了!你平常都在看什麼書啊?」   「怎麼突然問我這個?」   「沒啊!好奇!」   「好奇?那我也好奇妳的三圍,妳要回答嗎?」   「啊...什麼?...色胚。」她反應還真慢,愣住幾秒後才說出色胚。   「哈哈..開玩笑的。書喔?」   「對啊!不是我的三圍喔!」   「就說開玩笑的啦!」   「真的?不是色胚?」她有點疑惑看著我。   「真的是開玩笑的。」但我沒說我不是色胚。   「好吧!那到底都看什麼書啊?」   「漫畫書、設計書、小說,大概這些吧。」經過我深思熟慮的回答。   「小說都看些什麼?」她繼續追問。   「妳們班上有項作業叫『剖析阿哲看書』的報告嗎?」老問這些有的沒有的。   「沒有啦!就只是好奇而已。」   「小說啊~就金庸的武俠小說啊。」   「那你有看網路小說嗎?」   「有!穹風的。」   「那藤井樹的呢?」   「藤井樹?沒耶!」   「怎麼可能?穹風第一本書是藤井樹強力推薦的。」她有些驚訝的說著。   「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那你怎麼沒看過?」   「其實我本來沒在看網路小說的,有次去找設計書時順便晃晃其他區,結果看到一本封面滿有感覺的書就買了。」   「滿有感覺的書?」   「對啊!穹風的『大度山之戀』,看了之後還滿喜歡的,以後去逛小說那區,有他的新書就買,其他人也沒多看。」   「唉呦~藤井樹的很好看!有機會你一定要去看看。」   「是是是,有機會我會去看看。」   「不太相信,等等。」講完她從口袋拿出便條紙與紫色0.38開始寫起東西。   「呃~有人會隨身攜帶筆和紙的嗎?」   「不要吵我!」她只回應我一句繼續寫。   「.......」現在是什麼情況?   「好了!拿去。」她將寫好的紙交給我。   紙上秀麗的字寫這藤井樹與幾個沒看過的名稱,有些旁邊還著名「特好看」、「一定要看」之類的字。   「這上面是藤井書已經出的書,有機會去看看。」   「貓空?笨金魚?這兩本有關係嗎?」   「沒有關係。」   「喔~我還以為貓吃金魚上下集勒!」   「不是啦!貓空愛情故事是他用自己名字下去創作的小說,聽笨金魚唱歌很感人的。」   「好啦!有機會我會去看看這幾本書。」說完我將紙條放進右口袋。   「一定要喔!」她用很認真的眼神看著我。   「會的。」有機會嘛,又沒說機會是在什麼時候。   「那你有沒有看過尤利爾的小說?」   「尤利爾又是誰啊?」天啊!怎麼老是問這些問題!淨說些我沒聽怪名。   「他是網路一個家族的家長,家族名叫做寂寞。」   「寂寞?他需要女人嗎?」   「阿哲~」她像小孩子不耐反的說。   我舉起右手喊右,然後繼續接話:「妳真沒幽默感耶,開個小玩笑而已。」   「尤利爾偶爾會在他家族放文章與小說,還不錯看,你可以去看看,啊!對了!」她又拿出筆抄寫再另外一張紙上   是又發生什麼事了?又要交代我些什麼嗎?天啊!   「好了!給你,這是我的即時通帳號,因為寂寞家族很難找,光打寂寞兩個字就一推家族。」她將第二張紙條交給我。   「這證明很多人需要男生或女人!」我邊將第二張紙條放進制服的胸前口袋,邊繼續我的堅持理論玩笑。   「阿哲!」她又叫我的名字。   「是~也差不多該下去了。」趕快把她帶走好了,要不在這樣下去我該考慮拿個大袋子來裝她的紙條了。   天色也在她當推銷員推薦我書,不知不覺中已經很晚了。   「這麼晚了!走吧!」   我還是陪她走道舊大樓下,而且她比我還堅持,不!應該是小孩子的固執,因為在她回去班上前還不忘一直提醒加入她的即時通與去看藤井樹的書。   回到教室又被那群欠扁的朋友問東問西,好不容易掰個去便利商店晃晃買東西的理由才脫身,回到座位旁邊的鈞皓只說了一句話。   「又沒找我去了!」   「去哪?」他該不會知道我又跑去頂樓了吧。   「你剛不說便利商店嗎?難道你跑去約會了?」   「約你個大頭會!」雖然有點像他說的。   「那你買的東西呢?」鈞皓畢竟比他們幾個浩呆聰明多了。   「.......我喝掉了,老師來了趕快專心上課吧」   我雙手插在我的褲子口袋思考,真難想像以後的晚休過後是否天天被他們這樣問   就在想如何解決時,想到口袋有放她給的紙條,順勢拿了起來看一下,然後放到切割墊下。   接著又拿起我制服口袋中的那張看著,黃宜涓~真是個怪女孩。   <多少人寂寞需要人陪?而我寂寞只需要妳陪。>                  7   開啟電腦聯上線,打開即時通新增一個新的帳號,名字用傻小妹好了,聽著音樂等待著。   無聊也無聊,先來找找看那個需要人女人陪伴的家長所開的家族,看看是否真的那麼難找。   在家族查詢輸入「寂寞」想個字,箭頭滑到查詢按下去,我靠~眼前是一推需要男女的家族,當然不是只有寂寞兩字,而是名字中有參雜著寂寞,找了五、六頁,我放棄了,決定繼續等待。   即時通上線聲一響,沒幾秒就有人立刻敲我。   傻小妹:哈嘍~~~   阿哲:Hi   傻小妹:來~網址http://tw.club.yahoo.com/clubs/feei_so_sad/   阿哲:喔~我看看喔   傻小妹:那我先下ㄌ   阿哲:啊?這麼快?   傻小妹:我還有作業要做   阿哲:喔~那明天樓頂見吧   傻小妹:說到頂樓,今天被朋友追問我去哪?   阿哲:那妳怎麼跟他們說?   傻小妹:就跟他們說我去頂樓啊   阿哲:啊?   傻小妹:還有提到你喔~   阿哲:那他們反應怎樣?   傻小妹:他們說你是怪人一個   我的天啊!她真的是單純到不行,還提到我怪人一個,雖人真的很怪,但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小拇指按著點點點,然後輸入。   阿哲:...   傻小妹:那先降啦~掰   阿哲:...8   她的帳號隨著下線聲音變暗,我愣住在那。   還是先輸入那網址看看這家族吧。   進入寂寞家族,看看討論區,放很多很雜的東西,文章、小說、音樂、動畫等各種都有,但找了幾頁就是沒看到尤利爾貼的文章小說。   決定跑到簽名簿看看,總算有一則尤利爾留言.....上線一簽。   天啊~這什麼家長啊,我怪?他比我還怪吧。   上面幾個副家長的簽名還比較多,我到覺得這比較像副家長開的家族。   最後去精華區看看好了,總算在討論精華區「家族創作」找到「家長~尤利爾」的資料夾。   先看看文章「重感情是對?還是錯?~~~~~尤利爾」,我突然停頓住了,不知怎麼說,寫的普普,但有份感覺卻說不出來,接二連三看下去「真愛~~~~~尤利爾」、「眼淚~~~~~尤利爾」、「誤會~~~~~尤利爾」等,一樣是普普,但就是有份說不出的感覺。   繼續看他的系列文章「音樂心情」,文筆比之前那幾篇明顯的進步,看來是比較之後的作品,他第一篇是配合陶吉吉的Melody,看完還是有份說不的感覺,我決定重看,並且打開音樂程式撥放Melody。   我才恍然大物,原來是有過的體驗與心情符合,我對他起了興趣。   如果沒記錯他剛剛家族帳號燈是顯示上線,當下做了個決定,加入家族也在即時通加入他。   阿哲:Hi   尤利爾:你是...?   阿哲:家族的人   尤利爾:那找我是...?   阿哲:看到你的文章   尤利爾:是喔~   阿哲:寫的還不錯   尤利爾:還可以,當你感覺來的時候也可以寫的出來,阿哲   阿哲:嗯,等那天在說吧~疑?你怎麼知道我的暱稱?   尤利爾:查網路身分上面有顯示   阿哲:喔~難怪   尤利爾:以前被無聊人士鬧過所以比較謹慎   阿哲:的確,網路什麼人都有   阿哲:你怎會開始寫這些文章的啊?   尤利爾:因為和女友分手後,又有看藤井樹受影響,感覺來時就慢慢的打出來了   阿哲:分手...為何分手啊?   尤利爾:就個性不合,其他往事就不用再提了   阿哲:ㄜ~那換個話題吧,你看過藤井樹的書   尤利爾:對啊~我超愛的   阿哲:喔~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家族叫寂寞啊?   尤利爾:這原本是我姊開的,但後來頂讓給我,我也不喜歡寂寞這兩個字,以後可能會令開一個自己真正想要的家族吧   阿哲:喔~我還以為需要女人勒   尤利爾:哈哈哈~這不錯~我到想要正妹   阿哲:ㄏ~我也想   尤利爾:我要睡了~先下線了喔~8   阿哲:8   完全判斷不出他的個性,有條理的對話卻又隨性,而家族管理方式也是很隨性,很難想像他是如何的人。   一個傻小妹,一個比我還怪的人,這是我今晚聊天的兩個人,我想我還是進入夢鄉比較正常點。   <天底下無奇不有,尤其網路世界最多。>                 8   通常人會忘記一些事,直到遇到才會恍然想起,而且心情很複雜。   禮拜三放學和同學打完籃球在教室喝著冰涼的飲料休息,時間差不多,五個人背著書包在二樓走廊準備回家。   「阿哲~」突然有一群陌生的女生聲音從一樓叫我。   往下一看,夜校的三四個女生,其中有個熟悉的面孔,傻小妹,我突然想起前幾天網路上聊的。   我難以做任何反應,只能僵著臉,揮揮手直她們走掉,就在這時突然感到四周有陣殺氣,八隻眼睛鄧著我。   「靠!你什麼認識這麼多妹?」小偉先開口。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認識的。   「就...認識啊」   「啊也不介紹一下,太不夠朋友了。」阿銓也開口了   「改天有機會介紹介紹~」瑋旭搭著我的肩,我只覺得好沉重。   「有機會有機會。」現在只能敷衍敷衍,畢竟裡面我真的也只認識一個。   鈞皓倒是繼續喝著他的飲料,沒做任何反應,不過眼神倒是怪怪的。   之後我和黃宜涓還是會到頂樓看風景,久而久之我那群欠扁的朋友就沒在追問,一切就如往常一樣,上線會跟她和尤利爾聊天,但似乎卻又有不一樣的開始。   這是怎樣的開始,必須說到之後某天下午第八節下課,這是開始的前奏   「我今天有事要翹掉晚輔喔。」鈞皓對我說著。   「是喔?你要幹麻?」有點睡意的我回答著。   「我要去找東西。」   「什麼東西啊?送女生的嗎?」我頓時瞌睡一全消,開始露出奸笑的表情。   「是啊!是送女生的啊。」他很正經的回答。   「喔喔喔!誰啊?」我興奮的問著。   「我老媽!」   「靠!我還以為誰勒。」   「她今天生日我不送誰送。」   「去去去去~去做孝子。」   「明天見啦!掰!」   「掰!」   這樣讓我真傷腦筋,因為少一個人給我參考晚餐的菜單,算了,也不是很餓,今天就不吃吧,直接去頂樓。   「阿哲。」才走到七樓背後就出現黃宜涓的聲音。   「今天這麼早啊!」我和她繼續往頂樓走。   「對啊!今天比較早下班。」   「半工半讀?」我將鐵門打開。   「對啊,在吃到飽的燒烤店做事,改天來吃吃。」   「改天會去吃看看的,妳這樣工作不會很累嗎?」我們坐了下來。   「沒辦法啊,家中經濟有些小狀況。」她雖然微笑的說著,但眼神有些黯淡。   呃~好像問錯東西,趕快轉移話題。   「四月多我們就沒晚輔了。」   「蛤~那你沒晚輔以後都不會上來了喔。」她一副失望的表情。   「偶爾有空還是會上來啦!」   「好吧~嘿嘿嘿~」她坦然接受,但隨後又露出小孩子的一種狡猾。   「幹麻?」她該不會又想出什麼鬼點子。   「今天晚上我們去士林夜市逛逛。」   「什麼?士林夜市?」天啊~她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對啦,走啦走啦!」她像小孩子露出乞求的眼神。   「好吧,反正我剛好沒吃晚餐!」   「耶~我們走!」她把坐著的我拉起起來。   「好啦好啦,不要這麼急啦,先跟妳說好,我八點半要回來拿書包喔。」   「沒問題!」   就在她一句「沒問題」我們來到士林夜市,吃著我常看到夜市有名的小吃,之後還隨著人群移動的腳步逛街。   「你看~好可愛喔~」她指著轉蛋機上的喬巴。   「妳要轉嗎?」   「對啊!剛好我有零錢。」   「喔!我也轉一個好了,我先去換著零錢。」   換好零錢只看見她拿著轉蛋帶著哀怨的眼神看著我,因為她轉到...騙人布。   「哈哈哈...,騙人布也很可愛啊!」   「但我就是愛喬巴。」她像不服氣的小孩說著。   「換我來轉轉看,我比較想要索隆。」   投下零錢轉個一圈,掉下來打開,是...索隆。   「為什麼你就轉到你想要的。」她眼神更加哀怨。   「我幸運啊!」   「我不管啦~」她嘟著嘴。   「我再轉一個,如果是喬巴就送妳。」   「真的?」她突然又開朗起來。   「真的。」   我再轉一個,果然是喬巴,我想我今天應該去買樂透,這樣直接把整家店買下來更快。   「耶~」   「走吧!」   「嗯!」瞧她高興的像什麼似的。   看著她的笑容,我的心似乎起了不知名的漣灕...。   就這樣一直逛到快八點半回學校,與她在舊大樓到別,剛好也打鐘,避開老師回教室拿書包。   「你去哪啦~」阿銓在後面說著。   「你和鈞皓晚輔都失蹤是去哪啦?」一隻沉重的手又放在我肩上,瑋旭的手。   「鈞皓老早就走啦,我則是去逛士林夜市。」當然不是我一人。   「靠~翹課是不會找的。」   果然,又被他們問東問西,並且處極形。   但意志堅定的我沒有說出誰陪我去逛士林夜市。   被他們處極刑回到家,拖著滿身疲憊躺在床上,聽著久保田利伸的Love Reborn (KC "What Cha Gonna Do?" Remix),一首慢調情歌,唱的讓我沉思在今天那不知名的漣灕,那感覺似曾相識,或許是我遺忘所久,那究竟是什麼?   <慢調情歌唱出心中一份感覺,那份感覺是......愛情。>                 9   但開始的轉變,卻在今日的夕陽下寫出第一筆。   這一天,一樣是很好的天氣,我和黃宜涓依舊坐在頂樓看黃昏。   「你怎麼最近看來很高興?」在夕陽前面我旁邊的黃宜涓說著。   「沒啊!只是想通一些事。」因為似乎找回以前的一些感覺。   「是喔~對了!我明天有事不能來喔!」   「什麼事啊?」   「好緊張喔~我明天要跟我喜歡的人告白。」   她很興奮的說著,而我則是有點小愣住在那。   「告白?」   「對啊!是你們日校一個二年級的?他好帥喔~而且又很會跳街舞,名字叫許翰晨。」   「喔...喔!是喔。」   「他啊......」   她講了很多有關於他的事。   不知為何只感覺到我的心好像隨著心跳壓榨著一顆檸檬,一股酸意隨著血液運送到全身,說不出的難受。   之後她說了些什麼我不知道,我如何回到教室也不知道,更不知道如何度過這一晚。   直到中午用餐時間我不知怎樣站在教室外發呆被瑋旭叫。   「怎麼看你發呆一整天?」   「啊?沒有啊?」   「發生什麼事嗎?」   「沒有啊,對了!你知道許翰晨嗎?」我想人緣廣的瑋旭也許有聽過吧。   「我認識啊!一個又帥又會跳街舞二年級的小鬼。」   「那一定很多女生喜歡她吧。」   「對啊!我們班上一些女生還有我認識的一些學妹跟我問過他的事啊!怎樣?」   「沒啊,只是剛好聽到這人隨口問問。」   「喔~不過說實話啦,這是我私底下跟你說的,不要跟別人說喔。」   「啊?什麼?我不會跟別人說的。」私底下說?這我到好奇了。   「因為他心比較不定,換女朋友的速度比點得來速還快,但這也不能完全說他不是,因為他也跟我說過,不是個性不合就是真的不喜歡。」   「那他都不先做朋友看看嗎?」   「有啊?但不是對方先被他的帥與才華沖昏頭,就是他也想看看哪個是他真的喜歡。」   「這樣很不好吧!」   「是啊!不過我也沒權對我身邊那些女生朋友去說些什麼,反正看她們只是崇拜偶像的心理,所以我也沒多說什麼?何況我更沒權去組攬他,要是其中一個是他真正喜歡的人呢?」   「喔!」雖然我滿不喜歡這種人,但瑋旭說的也對。   「你該不會如阿銓所說的吧...」   「說什麼?」該不會被他們發現看夕陽的事吧。   「就是他開玩笑說你喜歡男生的事。」   「靠~」死阿銓給我開玩笑到他們那邊了。   「你們在聊什麼啊?」剛好阿銓走過來。   「我們再聊該如何處置說我性向的人。」我轉過頭看他。   「啊!」阿銓只是啊一聲就被我拖著往廁所方向走。   「救~命~啊~瑋旭。」被我拖著走的阿權發出殘烈呼救。   「一路順風。」瑋旭只是揮揮手道別祝福。   我將阿銓拉進廁所,就自己上起廁所來了,阿銓看我沒怎樣也跟著在一旁上起廁所。   我根本沒想過阿銓的事,只是心中有點亂,要跟她說嗎?但是要是他們兩情相悅,而我不就是最大惡人,這真是讓我左右為難心情複雜,我不能因我自己的自私而傷害他人,不知道該如何怎麼辦......   一顆籃球畫出美麗弧線,落在...籃框上~沒進,這是我今天投的第十五顆球,也是第十五次沒進。   因為今天沒看夕陽的「約會」,所以第八節後就直接跟小偉他們打籃球,不過今天狀況非常不佳,搶籃板,恍神,投籃球,沒進,也許是心情影響到了吧。   「抱歉啊!」   我投第十六顆球沒進跟同隊的小偉說聲抱歉。   「沒關係,在加油點。」小偉回應完我,很快去阻擋帶球者。   「你沒事吧?」同隊的偉旭在旁邊問我。   「沒事。」才怪。   我們三個因為被我拖累而敗陣下來,心裏真愧疚,眼神四處飄,剛好飄到新大樓的穿堂,看見一群人在那練著街舞。   裡面的男生十個有四個不錯看,四個中又有兩個最帥,一群長的不錯又會跳舞,難怪女生會喜歡。   不過究竟哪個是許翰晨,那三年級最出名的我看過,其他當中哪個才是他?   正當我在思考哪個是他,解答出現了,因為我看見一群從校門口方向往那邊走的夜校女生,就是當時跟我打招呼那群女生,其中也包括了她。   她們走到其中一個男生面前,有說有笑,黃宜涓則是滿臉害羞的很可愛,但這可愛不是我所能享有的。   他們練舞的一些人突然慢慢收東西,跟著黃宜涓她們一起慢慢的走,也換我們再度上場了。   心情煩躁難以宣洩,小偉一把球給我,我立刻再度畫出弧線,打板進了,之後又接到一球衝過人群上籃進了,整個人好像突然強了二十倍。   「靠~你是怎樣?剛爛到谷底,現在強的不像話。」   突然暴走的我讓小偉很訝異,但我沒有理會他的說的話,只是注意著要走掉的那些人。   正當他們走快離開我視線,我思考凌亂時,其中一個長髮的夜校女生似乎看到我注意到他們那邊,兩人對上眼幾秒,消失在我眼前。   在場上暴走的我,配合著小偉與瑋旭,贏了五場,結束今天的放學休閒。   晚上還有晚輔的我們,回到教室拿錢去買晚餐,在我拿好錢包,卻被我的切割墊給吸引住了,我翻起切割墊,拿起了那張充滿黃宜涓字跡的紙條。   「今天吃什麼?」鈞皓滿臉笑容的走過來問我。   「我們翹課好嗎?」   「啊?」   <一股酸意流遍我全身,一種難受打亂我思考,原來我已深深的喜歡上了妳。>                  10   聽著誠品所撥放的簡單樂曲,看著一本陌生的書,對,我們人正在誠品書店裡。   鈞皓什麼原因也沒問,就很有義氣的跟我一起翹了晚輔的,不過我們只打算翹第一堂就好。   兩人吃飽飯之後就直接來到誠品,他去逛他的奇幻小說,我則找我要的書,找黃宜涓推薦的書。   最後買了貓吃金魚上下集,喔!不對,是貓空愛情故事與聽笨金魚唱歌。   「怎樣?要回去了嗎?」鈞皓結好帳,拿著他的科幻小說敲敲我的頭問著。   「還有點時間,陪我去新瑞。」我用網路小說反擊他。   「你還真麻煩欸。」   「走啦!」   幾乎用神速快步到新瑞,買了兩本漫畫,緊急迴轉衝往學校方向,但就在這時我踩下緊急煞車。   「你幹麻突然停下來?」鈞皓看見停下來的我問著。   「進去。」因為我看見了糖果店。   「我靠~又買漫畫又買糖果,你是錢多沒地方花喔。」   我很正經八百的跟他說:「買回去邊看書邊享受,順便要安撫等回會亂叫的狗狗們。」   「啊?什麼?」他很疑惑的看著我。   「回去你就知道了。」   買完再度啟動我們的引擎,用全速快步回學校。   走往教室的樓梯,下課鐘聲剛好也響起,其實這不是剛好,應該說是我們兩有計算過,包括老師走出教室的時間也算進去。   「你們兩個又給我翹課。」   「啊是不會找喔。」   只看見瑋旭他們從教室走出來對我們說。   「靠!去哪啦?」阿銓走到我面前來。   因為上次經驗,所以學乖,只是把漫畫與糖果拿出來。   「拿去。」   他們這次就真的沒多說什麼,幾個人搶著看漫畫。   「安撫...狗狗...哈..」在一旁的鈞皓也總算了解我剛講的,努力壓抑想笑情緒。   「他怎麼了?」阿全沒搶到回過頭來問我。   「沒啦,他吃藥時間到了。」   就這樣,晚輔第二堂課時,最後一排全被我們霸佔,老師專心上課,我們專心看書與吃糖果。   看著藤井樹寫的貓空,我竟然深深沉入劇情中,只有兩個字,好看。   瑋旭似乎看完漫畫,所以很自動的拿了笨金魚去看。   因為看貓空到無法自拔中,所以沒去多理他。   直到回家瑋旭說笨金魚沒看完,明天他要繼續看,因此我只帶貓空走。   尤利爾:也就是說你喜歡上她,但她卻也即將成為別人的老婆   阿哲:是啊   我回將上網後將過程講給尤利爾,想說反正他也不熟我們,跟他討論沒什麼大礙,也想聽聽別人意見。   尤利爾:那請問閣下有何打算   阿哲:不知道,你有什麼好建議嗎?   尤利爾:等   阿哲:你有事喔?   尤利爾:不是啦~是叫你等   阿哲:等?   尤利爾:是啊,反正你朋友都說他換女朋友比得來速還快了   尤利爾:除非...   阿哲:除非什麼?   尤利爾:她就是他的最愛,那就不同了   阿哲:....   尤利爾:是我的話會等吧,如果真的很喜歡啦,而且也要沒什麼意外   阿哲:為什麼?   尤利爾:不知道   阿哲:喔   我覺得好像沒得到什麼建議,雖然有些答案了,但還是點亂。   我只要心情亂,就會站在教室前面走廊看著球場的人打球。   因為黃宜涓的關係,今天又是站了一早上。   「怎麼啦?」   這次又被聲音從思考中拉回現實,不過主人不是上次的瑋旭,是我曾經喜歡的人聲音,洛渟。   「沒怎麼了。」我繼續看著球場。   「是嗎?可是只要妳一有心事,常常就會站在這裡看樓下。」   「妳還是跟以前一樣聰明溫柔。」   「要不你曾經喜歡我是假的嗎?」   曾經,很好的用詞,她真的很聰明,會去避開尷尬問題。   「對了!我有個疑問。」我突然想到上次吃鍋貼時的疑問。   「什麼疑問啊?」   「就是為什麼妳以前會答應跟我交往。」   「啊?」   「我長的也不是說很帥。」   「喜歡一個人只是感覺問題,帥不帥是其次。」   「這也對啦。」   「當初喜歡你是因為你給我很有安全感,但後來......」她有點接不下接著的話。   「過去的事就不用再提了,反正我已經另外有喜歡的人,我就是因為她才會在這想東想西。」我直接幫她帶過話題,必且讓她不再去想。   「嗯,希望你能跟她幸福喔。」   「希望...」我只是很小的無力的答應。   <希望...我們兩幸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